扫描二维码加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当前位置: 审判研究> 案例分析>提交虚假材料骗取的工商登记应予撤销——张某熙诉重庆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江津区分局工商变更登记案

提交虚假材料骗取的工商登记应予撤销——张某熙诉重庆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江津区分局工商变更登记案
发布时间:2016/7/19 9:17:22   作者:倪晓晶     浏览:128217

【裁判要旨】

工商登记机关对申请材料的审查是法定要件审查,但需在合理注意范围内对申请材料的真实性负责,即要尽到审慎审查的义务。对工商登记行为的司法审查要以形式审查标准为原则,实质审查标准为补充,后者应在“确实存在登记错误”时发挥矫正正义之功效。

【案情】

原告:张某熙。

被告:重庆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江津区分局。

第三人:泰和公司。

张某熙与张某系父子。2013年4月28日,原泰和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某因病去世。同年5月20日,张某之妻黄某向被告提交泰和公司变更登记申请,变更事项包括法定代表人、股东,并提交了变更事项的相关材料。5月23日,被告作出准予变更登记的决定,并向申请人发出(渝津)登记内变字[2013]第00870号《准予变更登记通知书》,此后,泰和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黄某,拥有泰和公司90%的股权。张某熙认为其作为张某父亲,对泰和公司股权享有遗产继承权,黄某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张某死后以张某的名义签署泰和公司所有变更文件,欺骗重庆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江津区分局并取得泰和公司90%的股权,成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侵犯了其合法权益,2015年6月17日,遂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被告2013年5月23日核准泰和公司的变更登记。

另查明,泰和公司向被告提交的变更登记申请材料中张某的签名时间在张某死亡之后。

【裁判】

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四条规定:“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是公司登记机关。……”,被告重庆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江津区分局是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司登记机关,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司变更登记是其法定职责。本案争议的焦点:被告作出的泰和公司2013年5月23日变更登记的行政行为是否合法?《企业登记程序规范》第九条第一款:“登记机关收到登记申请后,应当对申请材料是否齐全、是否符合法定形式进行审查”,被告作为登记机关,在收到泰和公司提出的变更登记申请后,对黄某提交的变更登记的材料进行审查后,认为其提交的申请材料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二十七条之规定,进而作出准予变更登记的行为,并且被告已经尽到相应的审查义务。但由于申请人提交的由泰和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张某签字的相关文件,均是在张某死后,应推知泰和公司提交了虚假材料,欺骗被告作出变更登记,故该变更登记行为依法应予以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撤销被告重庆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江津区分局于2013年5月23日作出的(渝津)登记内变字[2013]第00870号《准予变更登记通知书》的具体行政行为。

一审宣判后,原、被告没有上诉,该判决已生效。

【评析】

工商登记是一种公法行为,是由行政相对人的申请行为和工商登记机关的审核登记行为组成。登记机关并不具有对申请材料中签字真伪的深度审查能力,存在着即使恪尽职责也不能辨明申请材料真实性的客观可能性,我国现行立法只规定了工商登记申请人对申请材料的真实性负责,并未授权登记机关对申请材料的真实性负有审查职责。因此,在工商登记中,登记机关的审查应当是法定要件审查。本案的焦点就是被告作出的工商变更登记行为是否应予撤销?

一、工商登记机关的行政审查标准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二十七条规定:“公司申请变更登记,应当向公司登记机关提交下列文件:(一)公司法定代表人签署的变更登记申请书……”,对申请人提交的申请材料,工商登记机关应遵循怎样的审查标准?有观点认为,工商登记属于带有强制性的行政行为,需要以法律行为、法律事实为基础,且通过许可或不许可的方式对行政相对人的申请作出认定,而该认定行为对当事人的权益影响较大,因此登记机关负有实质审查义务。笔者认为,从工商登记行为的法律性质来看,是为公众克服必要的社会、经济信息不足而提供的一种权威而统一的行政程序性服务手段,工商登记行为只代表登记机关对特定事实的认知与判断;从工商登记机关的行为能力来看,登记机关并不具有对申请材料中签字真伪的深度审查能力,存在着即使恪尽职责也不能辨明申请材料真实性的客观可能性,而且我国现行立法只规定了工商登记申请人对申请材料的真实性负责,并未授权登记机关对申请材料的真实性负有审查职责。《企业登记程序规范》第九条第一款:“登记机关收到登记申请后,应当对申请材料是否齐全、是否符合法定形式进行审查”。因此,在工商登记中,登记机关的审查应当是法定要件审查。

登记机关虽不对申请材料的真实性负有实质审查的义务,但需在合理注意范围内对材料的真实性负责,即要尽到审慎审查的职责。《关于审理公司登记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座谈会纪要》关于审慎审查义务的规定,主要是针对公司登记机关在登记过程中存在重大过错,如已经有明显证据表明登记材料可能存在虚假,或非专业人员在不采取专业技术辨别的情况下也可发现疑问,而公司登记机关未采取进一步调查核实的措施导致错误登记等情况。本案中,第三人提交的以张某的名义(此时张某已去逝20多天)签署泰和公司所有变更文件,形式上符合法律的规定,故被告在依法定程序对申请人提交的申请材料审核后作出变更登记的行为是合法的。对于材料中签名真实性的问题,被告也对该签名与第三人之前提交的有张某真实签名的该公司文件予以对比,并没有发现有明显差异,也就是说被告尽了审慎审查的义务。

二、工商登记案件的司法审查标准

工商登记案件的司法审查要以形式审查标准为原则。对工商登记行为的司法审查,应当以登记机关是否履行了法律规定的职责、程序,申请材料是否齐备,对于材料中存在的明显违法的情形是否尽到了审慎的审查义务,适用的规范性文件是否符合正当目的、是否与上位法相抵触等为标准。然而在诉讼领域中,对于事实之“客观真实”性的追求恒为司法审查之首要目的,在遵循对登记行为全面性、合法性审查的前提下,对于诉讼证据的审查目的应系最大程度地追求客观真实。相对于登记机关而言,法院不仅是法律的二次适用者,而且是事实的二次认定者,法院对证据的审查要求要高于登记机关对申请材料的审查。在某些情形下,若当事人能够提供证据证明申请材料虚假从而导致登记行为所依据的事实错误,即使登记机关在作出登记行为时无违法之处,对事实问题仍要推翻。因此,工商登记案件的司法审查要以形式审查标准为原则,实质审查标准为补充,实质审查标准应在“确实存在登记错误”时发挥矫正正义之功效。

三、本案裁判方式的选择

法院对工商登记行政案件的判决方式,应当结合具体案情“衡情度理”,妥善选择。若经审查登记机关程序违法或者未尽到审慎审查义务,即使登记的权利状态与真实性可能相符,法院也应当对该登记行为作出否定性评价,作出撤销或确认违法判决。若经审查登记机关已经尽到审慎审查义务且程序合法,但申请材料确有虚假,如果该虚假材料并非作出登记行为的主要证据,可采取驳回诉讼请求的判决方式;若该虚假材料是登记行为作出的主要证据,可判决撤销或部分撤销,但在该情形下,若利害关系人对虚假材料事后予以追认,则不宜撤销,应确认违法或者驳回诉讼请求。本案中,原告提交张某死亡的证据足以证实第三人向被告提交的申请材料是虚假的,最终法院判决撤销被告作出的工商变更登记行政行为。

扫一扫即可在手机上浏览
分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