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加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当前位置: 审判研究> 案例分析>适用惩罚性赔偿计算基数的合理确定

适用惩罚性赔偿计算基数的合理确定
发布时间:2016/10/9 14:49:46   作者:蒋璐     浏览:127496

       【案情】

       消费者周某到李某个人经营的建材门店购买一批木质地板用于装修房屋,买卖合同约定“所购买的地板质地是橡木实木制品,货物价款共计10万元,周某先预付2万元定金后,李某将全部地板交付给周某,待木质地板安装完毕后一个月内周某支付余款8万元。”合同签订当天,周某按照合同约定支付李某定金2万元,李某当天交付全部地板。一个月后周某的房屋全部装修完毕,发现其安装的地板质地并非橡木,而是另外一种名字近似但是价值比橡木低的橡胶木,遂以李某涉嫌欺诈起诉至法院。权威家具鉴定机构鉴定结论显示,涉案地板木质并非合同约定的橡木,李某欺诈事实成立。

       【分歧】

       本案争议焦点为对经营者李某适用惩罚性赔偿的计算基数如何确定:

        第一种意见认为,以全部货款作为计算基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因此经营者李某应该承担的惩罚性赔偿金数额应该是涉案标的物价款的三倍,即三十万元。

       第二种意见认为,以交付定金作为计算基数。虽然李某欺诈事实成立,但本案中消费者只支付了定金二万元,尚未支付全款,用全部货款金额为基数计算惩罚性赔偿金,对于个体户李某而言数额过高。即便是法院判决李某赔偿消费者三十万元,也未必能够执行到位。本案如果直接套用法律算出经营者难以承受的过高惩罚性赔偿金,难免有违背惩罚性赔偿制度立法目的的嫌疑。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即以消费者周某已经支付的二万元定金为起算基点,计算三倍惩罚性赔偿金。主要理由如下:

       1.惩罚性赔偿制度的立法原意是保护消费者权益。惩罚性赔偿又称惩戒性赔偿金,是指超过了赔偿原告必须部分而给付的赔偿金。惩罚性赔偿原系英美法特有的一项私权利救济机制,以私人诉讼实现保护公众利益、维护社会秩序之福祉。我们国家在借鉴国外立法经验的基础上,结合司法实践,对于惩罚性制度做了初步的探索。1994年《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的惩罚性赔偿规定,是我国民事法律第一次出现了惩罚性从责任制度。后来又有新的法律颁布或修订,也引用了惩罚性赔偿制度。《侵权责任法》第 47 条规定了“相应的惩罚性赔偿”标准;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 55 条、《食品安全法》第148条规定了倍数赔偿标准。惩罚性赔偿制度通过比补偿性更严厉的赔偿来加强法律的威慑力,在唤醒消费者权利意识、激励消费者维权、净化产品生产及销售市场等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司法实践中,惩罚性赔偿制度对于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免受不诚信经营者的侵害,具有重要现实意义。

       2.适用惩罚性赔偿应兼顾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55条关于惩罚性赔偿适用情形规定了两种情况,即“欺诈行为”的惩罚性赔偿和对“缺陷商品或服务”的惩罚性赔偿。笔者认为,惩罚性赔偿的立法目的之一就是在于遏制欺诈行为,且遏制必须适度,而影响适度的关键因素之一就是赔偿标准。因此,适用惩罚性赔偿制度时,应牢固树立“适度惩罚、有效遏制” 的理念,明确赔偿数额的考量因素,综合考虑认定个案的遏制成本,以区别情况确定不同的赔偿标准。根据我们国家的司法实践经验,笔者认为应从经营者主观恶性、社会危害性、消费者损失及维权成本、经营者获取非法收益及承担惩罚性赔偿的能力等方面综合考量确定赔偿标准。在对李某实行惩罚性赔偿时,要考量惩戒违法经营者与补偿消费者损失之间的平衡关系,并以此注重兼顾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本案个体户李某欺诈事实成立,考虑到消费者只交纳了二万元定金的特殊情况,对其实施惩罚性赔偿属于法院自由裁量权的适用范围。

       3.惩罚性赔偿计算基数考量个案实际更具合理性。本案中,如果适用全部价款十万元作为计算惩罚性赔偿的起点,明显超出了李某的实际承受能力。即便是法院判决李某赔偿三十万元,如果李某根本就负担不起或因此而破产,显然对于维护社会经济秩序稳定极为不利。明知道一份根本无法履行的判决仍然下判,这样的法律白条将损害司法的权威性,毫无任何实际意义可言。反之,如果以支付定金二万元为赔偿金额的计算基点,则既可以对李某起到很好的惩戒警示效果,又对周某的合法权益进行了较好的保护,达到了司法利益衡平的双重功效。如果经营者不是一家个体门店,而是知名品牌、实力雄厚的大建材公司,其以次充好、以假充真欺诈消费者的话,对其的警示性惩戒再适用以消费者交纳的二万元定金为惩罚性赔偿的计算基数,及时足额执行到位是没有任何问题,但惩罚性赔偿制度的遏制欺诈作用却微乎其微。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本案中以两万元定金数额作为对李某惩罚性赔偿的计算基数相对较为合理,但如果消费者周某举示出证据,证明其因遭受欺诈而返工重新装修地板而遭受重大损失要求李某赔偿,那么法院对其合理诉求在综合周某应获赔六万元的基础上,酌情考虑增加赔偿则更为公平。

 

扫一扫即可在手机上浏览
分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