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加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当前位置: 审判研究> 理论调研>受害人特殊体质 对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的影响

受害人特殊体质 对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6/10/9 14:58:39   作者:林星雨     浏览:182918

     【摘要】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工业化进程的加快,人口流动、货物运输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故为交通事故频发也埋下了隐患。在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中,大部分案件受害人的伤残或者死亡都是由于交通事故造成的,但在部分案件,受害人的伤残或者死亡除了交通事故的因素外,还与受害人个人特殊体质有关,由于该类案件因果关系的复杂以及相关法律法规的不完善,为司法实务带来了一定的难度。在该类案件中,保险公司或者肇事者通常会通过申请司法鉴定确定被害人特殊体质对损害后果的参与度进行抗辩,再以该参与度为依据,在计算各项损害赔偿金时予以相应的扣减,但“损伤参与度”是否应纳入损害赔偿的计算范围一直颇具争议。

      【关键词】交通事故;个人体质;因果关系;参与度;损害赔偿

        一、问题的提出

        在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中,大部分案件受害人的伤残或者死亡都是由于交通事故造成的,但在部分案件,受害人的伤残或者死亡除了交通事故的因素外,还与受害人个人特殊体质(特殊体质,即身体机能弱于正常人的情况,多指先天遗传或者后天的衰老、患病等情形)有关,由于该类案件因果关系的复杂以及相关法律法规的不完善,为司法实务带来了一定的难度。在该类案件中,保险公司或者肇事者通常会通过申请司法鉴定确定被害人体质对损害后果的参与度进行抗辩,再以该参与度为依据,在计算各项损害赔偿金时予以相应的扣减,但“损伤参与度”是否应纳入损害赔偿的计算范围一直颇具争议。目前,对于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中损失参与度的考虑,主要有三种倾向性意见:

        第一种,完全采纳损伤参与度。该种观点认为被害人的特殊体质是一种客观存在的事实,肇事者是无法预见或者即使预见也无法避免,因此该部分不能认定为肇事者的过错。在肇事者无过错的情况下,将被害人自身特殊体质诱发或者扩大的损害后果强加给肇事者,加大了肇事者的责任承担,对肇事者不公平。

        第二种,在交强险的范围内不考虑损伤参与度,在商业险的范围内考虑损失参与度。该种观点认为,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我国对机动车事故损害赔偿责任构建了保险赔偿金额之内和之外的双层复式结构,即在交强险赔偿金额之内,保险公司直接向受害者承担绝对的赔偿责任,没有任何事由可以抗辩。交强险既然不考虑双方事故责任以及过错程度,那么损伤参与度也就没必要再考虑。虽然在交强险范围内不考虑损失参与度,但超出交强险部分应该考虑损失参与度。

       第三种,对损伤参与度完全不考虑参与度。该种观点认为,受害人的特殊体质是一种客观存在的事实,并非受害人自身的主观过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此,在被害人无过错的情况下,不应承担责任,即在被害人损害赔偿过程中不应考虑参与度。

        笔者认为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中,在遇见受害人特殊体质时,应立足于因果关系、受害人主观过错、公平原则等进行综合的价值判断。本文中,笔者认为应以受害人在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的发生中是否具有过错作为分界线进行分析。下文笔者以受害人对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发生无过错为前提条件,从法律理论和法律规范的两个视角分析受害人的特殊特质是否应考虑“损伤参与度”。

         二、从法律理论的视角分析——受害人特殊体质是否应考虑“损伤参与度”

       (一)受害人特殊体质是否为损害后果法律上的原因力

       在部分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中,由于肇事者的侵权行为和受害人的特殊体质相结合的作用力下导致了损害后果的发生,二者均为损害后果发生的事实上的原因。在认定被害人的体质是否与损害后果之间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取决于其是否为损害后果发生的法律上的原因力。在确定受害者特殊体质是否为损害后果发生的法律上的原因,首先要理清两个概念,即事实上的因果关系和法律上的因果关系的区别。

        事实上的因果关系,指仅从客观的事实出发,考虑行为与受害人的损害是否存在必然性(即没有前者就没有后者),这是一个仅从自然科学验证的客观过程;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指在行为与受害人的损害后果存在事实上的因果关系的前提条件下,再确定该行为是否具有法律上的可归责性,如果该行为具有法律上的可归责性,那么加害人的行为与受害人的损害后果之间即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法律上的因果关系的认定不仅是一个自然科学验证的客观过程,更是一个价值评判和选择的过程。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具有双重性,它一方面必须立足于客观事实,另一方面受到法律规范的调整。事实上的法律关系是否能够升华成为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关键是看引起损害后果的行为是否具有法律上的可归责性,法律上的可归责性即法律责任,指违法了法律上的义务(法律规定的行为人作为和不作为)而导致行为人应该承担的不利的法律后果。对法律上因果关系的认定过程其实目的就是对法律责任进行定性和量化,即对行为人应承担的法律后果的类型和范围的确定。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的认定过程中,就是以法律责任为度量衡,在所有导致损害后果发生的客观存在的原因中甄别出具有法律责任的原因。正如王卫国所说“研究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归根到底,就是要确定使事实上原因负法律责任的根据,使人们能够在广泛而复杂的事物联系中,划出一定的界限,抽出一定的环节,从而使责任得到明确的限定。”因此,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的认定过程中,我们首先要确定的是法律责任。

        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中,被害人的特殊体质在客观上是导致损害后果发生的原因力之一,满足了法律上的因果关系的第一个层面,即属于事实上的原因力。但其是否能够升华为法律上的原因力,关键是看受害人的特殊体质是否具有法律责任。法律责任,是指因违反了法定义务、契约义务或者不当行使权力、权利所产生的,由行为人承担的不利后果。法律责任可以分为民事责任、行政责任、刑事责任等。本文中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所引发的责任是指民事(侵权)责任。

       民事责任的构成要件主要有四要件:1.民事违法行为的存在,主要指法律规定行为人应该作为而不作为或者不应该作为却作为的行为;2.损害事实的存在,即造成了财产或者人身上的损害;3.民事违法行为和损害事实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此处的因果关系笔者认为应是指事实上的因果关系(即在客观本质上的必然联系);4.主观过错。受害人的个人体质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中是否满足承担民事责任的四构成要件。首先,从民事违法行为的视角出发,民事违法行为是指法律规定应该作为而不作为或者不应该作为而作为的行为,从该解释可以看出,民事违法行为主要具有两层含义:首先,其应该是一个民事行为,民事行为是以意思表示为核心要素的表示行为;其次,应该具有违法性,即实施了法律所禁止的的行为或者不实施法律所要求的行为。受害人特殊体质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现象,该现象并不具备受害人的主观意思表示,也不具有违法性,因此,受害人的特殊特质不满足民事责任构成要件中的民事违法行为的存在。其次,从损害事实存在的视角出发,在机动车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中的确存在损害事实,因此,满足该要件;另外,从损害事实和违法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的视角出发,由于受害人特殊体质的确诱发或者扩大了损害后果,所以满足因果关系要件。最后,从过错的视角出发,过错,是指行为人通过其实施的侵权行为所表现出来的在法律和道德上应受非难的故意和过失状态。过错,包括故意和过失。故意,是指行为人已经预见到自己行为的损害后果,仍然积极地追求或者听任该后果的发生;过失,是指行为人因未尽合理的注意义务而未能预见损害后果,并致使损害后果发生。 受害人的特殊体质在造成交通事故损害中并不满足受害人主观上的故意和过失,因此,受害人特殊体质不符合民事责任的过错要件。综上,从民事责任的构成要件分析,受害人的特殊体质不应承担民事责任,即受害人的特殊体质在造成机动车交通事故损害后果中不具有可归责性。

       由于事实上的因果关系和法律上的因果关系的最大区别即是否具有法律上的可归责性,在具有法律上的可归责性时,事实上的因果关系即上升为法律上的因果关系。虽然受害人的特殊体质在诱发或者扩大机动车交通事故损害后果中系事实上的原因力,但其并不具有可归责性,因此,受害人的特殊体质与机动车交通事故损害后果之间只具有事实上的因果关系,不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二)从人权精神和道交法的价值取向分析“损失参与度”

        人权,指“人”因其为人而应该享有的权利,主要包括两层含义:1、人生存和发展的自主性;2、人生存和发展权利与他人的平等性。如果在特殊体质的受害人对交通事故损害后果的发生无过错的情况下,依旧要其承担因自身特殊体质所引发或者增加的不利后果,有悖于人权的精神。该种做法直接将“特殊体质”推定为受害人的过错,这就意味着受害人由于“特殊体质”应该全方位的武装自己,为了避免遭受侵权损害,甚至需避开一切可能的致损行为(包括人与人之间正常的交往行为),受害人将处于一种“过度防御”状态。如此做法将牺牲特殊体质受害人的行为自由,使受害人承担其特殊体质之风险,进而限制其人生自由,剥夺其社会交往的权利、隔绝与社会的联系,这不仅降低了受害人的生活质量,也将威胁他们的生存权利,这是现代文明无法接受的,也与人权精神背道相驰。另外,从道交法的整体立法结构和内容,均贯穿着“尊重生命,以人为本”的价值取向,充分体现了法律对行人通行权利倾斜性的保护原则和精神。在道路通行的过程中,行人相较于机动车属于弱势群体,在交通事故发生时,行人也具有更大的危险性,因此,机动车在道路通行中应具有更高的注意义务和更严格的法律责任,从而平衡不同通行主体之间的权利,保护相对弱势的行人。如果在特殊体质的受害人对交通事故损害后果的发生无过错的情况下,依旧要其承担因自身特殊体质所引发或者增加的不利后果,与道交法“尊重生命,以人为本”的价值取向相悖。因此,在受害人对交通事故的发生无过错的情况下,受害人不应承担法律责任。

       综合前文所述,立足于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和人权精神、道交法的价值取向,在受害人对交通事故损害的发生无过错的情形下,受害人不应承担由自身特殊体质所诱发或者扩大的损失后果。

       三、从法律法规的视角分析——特殊体质是否应该考虑“损伤参与度”

       (一)以公平原则为基础,对受害人特殊体质进行价值衡量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之规定“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公平原则,是民法的一项基本原则,主要包括两层含义:一、立法者和裁判者在民事立法和司法的过程中应维持民事主体之间的利益均衡;二、民事主体应依据社会公认的公平观念从事民事活动,以维持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均衡。第一层含义是公平原则的核心,它包含两个方面,即民法上凡涉及民事主体利益关系安排的行为规范或裁判规范,应维持参与民事活动各方当事人之间利益的均衡;一旦民事主体之间的利益关系非自愿地失去均衡时,应依据公平原则给予特定当事人调整利益关系的机会。在侵权责任法中,公平原则是损害分配的核心观念。根据公平原则,同等程度的加害行为应该负担同等程度的责任的理念。在特殊体质受害人无过错的情况下,免除其对交通事故损害后果承担法律责任,让肇事者承担全部的损害后果,似乎造成了肇事者之间(即在同类型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中,受害人具有特殊体质和受害人不具有特殊体质)的不公平。但侵权责任法的功能主要在于补偿受害人的损失,并非惩罚侵权人,目的在于尽量使受害人的损害恢复到未受损害前的原始状态,以填平受害人的损失为价值取向。在相同的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中,由于受害人的特殊体质,虽然肇事者承担的法律责任要高于同类型的交通事故(受害人无特殊体质),但肇事者所承担的法律责任并不违背侵权责任法以“填平受害人的损失”的价值取向。所谓的公平是指相对公平,并非绝对公平,如果一味的要求“同等程度的加害行为应该负担同等程度的责任”会导致追求“绝对公平”的后果,造成现实中的不公平,违背侵权责任法以“填平受害人的损失”的价值取向。另外,机动车运输自身就具有高度危险的属性,作为驾驶者应具备更高的注意义务,在驾驶者违反注意义务的情形下,其应该预期到可能造成的危害后果,虽然受害人的特殊体质扩大了损害后果,但这也应该属于驾驶者可预期范围内(每个人均有自由活动的权利),该后果系驾驶者的过错导致,所以其应该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二)以具体的法律法规为准绳,对受害人特殊体质进行评判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二十六条“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在侵权责任中,以行为人因过错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为常态,只有在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具有过错的情况下,才减轻侵权人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第六批指导性案例【2014】24号宋宝英诉王阳、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阴支公司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明确指出“交通事故的受害人没有过错,其体质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影响不属于可以减轻侵权人责任的法定情形”。从相关的法律法规及指导性意见可以看出,在非机动车和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时,非机动车一方承担损害后果必须以其具有过错为前提。受害人的特殊体质只是一个客观要素,并非受害人的过错,因此,受害人不承担因特殊体质导致或者扩大的损害后果。

        综上,不管是从法律的基本原则还是具体的法律规范的分析,受害人分担损害后果都必须以对损害后果的发生具有过错为前提,在受害人对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的发生不具有过错的情况下,受害人不应分担损害后果。至于参与度是应该在商业险范围内考虑,还是在交强险和商业险内均考虑?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之规定“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道路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保险公司不予赔偿”,只有在受害人故意(指行为人已经预见到自己行为的损害后果,仍然积极地追求或者听任该后果的发生)造成道路交通事故的情况下,交强险才不予以赔偿,其他情形交强险是应该无条件赔偿,因此,在特殊体质受害人不具有积极追求损害后果的情况下,交强险内不应考虑参与度。但商业险内,在受害人对交通事故责任发生具有过错的情况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之规定“……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受害人在具有过错的情况下,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但此处的“过错”是指对交通损害本身的过错,而并不包括特殊体质的损害部分。综上所述,在受害人具有特殊体质的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中,受害人对交通事故的发生无过错的情况下,不应考虑损失参与度。

       结语

       根据前文的理论分析和法律规范的分析,在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中,在受害人无过错的情形下,不应以受害人具有特殊体质就考虑损失参与度。因为受害人的特殊体质原本就是一种客观存在的事实,在侵权行为发生之时就已经客观存在,当属于环境因素的范畴,并不具有可归责性,受害人不应承担由此带来的不利后果。特殊体质的人与正常人一样具有参与社会活动的权利,个人行为自由也应受到法律的保护。由于笔者水平有限,在此仅抛砖引玉,希冀大方之家继续深入研讨。

 

扫一扫即可在手机上浏览
分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