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加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当前位置: 审判研究> 案例分析>被代理人对无权代理的互不关联事务可选择追认

被代理人对无权代理的互不关联事务可选择追认
发布时间:2017/3/27 14:59:38   作者:文庆鸿     浏览:155188

【案情】

2012年3月22日,蔡某与C公司签订《重庆市商品房买卖合同》,约定蔡某在C公司处购买住房一套,面积为110.64㎡,并约定了交房办证的截止日期和逾期的违约金等。合同签订后,蔡某按约支付了购房款。嗣后,C公司逾期交房和办证,且交付房屋实际面积为110.48㎡。2014年8月21日,蔡某之父蔡某宣代其签署《领条》,载明:“今领到C建设公司¥855元(大写人民币捌佰伍拾伍元正)。款项已结清,无异议。由此不再追究重庆市商品房买卖合同的一切违约责任。领款人:蔡某宣代蔡某,2014年8月21日。”2014年12月3日,蔡某诉至法院要求C公司支付逾期交房、逾期办理登记受理单的违约金。审理中,蔡某认可其父代其签署的《领条》,但认为该《领条》所指的违约责任仅指商品房实际面积少于合同约定面积的违约责任。而C公司主张蔡某不应再追究其逾期交房和逾期办证的一切违约责任。

【分歧】

本案争议焦点是蔡某父亲签订的《领条》是否对蔡某有约束力?

第一种意见认为,蔡某父亲构成表见代理,所签《领条》的效力全面及于蔡某。

第二种意见认为,蔡某父亲系无权代理,因被代理人在对无权代理行为中符合自己愿望或利益的内容进行追认的同时,必须对其他内容一并作出追认,蔡某的追认行为使《领条》对其全面有效。

第三种意见认为,蔡某父亲系无权代理,因被代理人有权对非互为条件、相互独立的事务选择追认,《领条》中蔡某追认部分有效,未追认部分无效。

【评析】

笔者赞成第三种意见。

一、父子关系中无权代理与表见代理之辨

无权代理是无代理权以他人名义实施民事行为的现象,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包括表见代理和表见代理以外的无权代理,狭义的仅指表见代理以外的无权代理(以下简称无权代理)。表见代理中行为人无代理权,但具有足以使相对人相信其为有权代理的外观,被代理人须对该代理行为直接承受法律后果的制度。而无权代理只有经过被代理人追认才对其发生效力,否则由行为人承担责任。实践中,父子关系因特殊血缘、社会认知习惯等不同,是造成表见代理与无权代理辨识困难的重要外观之一。有的认为存在父子关系则有理由相信行为人具有权利外观,进而主张表见代理。这种观点事实上与现代法治理念不符。从法律上,每个人在民事领域都是独立的个体。除了未成年人与其父母可形成法定代理关系或者夫妻之间的普通家事代理外,成年的子女与父母之间是相互独立的,能否构成表见代理须结合其他事实(如子女长期或多次代理父母与相对人进行交易等)综合予以考虑。该举证责任应由相对人承担,相对人应提供其确认行为人具有代理权外观的充分事实和理由,否则应以无权代理处理。

二、无权代理中选择追认与部分追认之辨

无权代理本不产生代理的法律后果,只有经过被代理人的追认才可以产生有权代理的效力。因为无权代理行为首先涉及的是被代理人的利益,应当由被代理人来决定该行为的效力。被代理人可以通过追认,使该行为溯及于行为成立时发生法律效力,如同代理人最初获得授权一样,也可以拒绝追认,使该行为对自己不发生法律效力,而由无权代理人承受这一行为的后果。是否作出追认,是被代理人的自由权利。追认是将无权代理行为的后果归属于自己的意思表示,因而行使追认权的行为,属于有相对人的单方法律行为,追认的意思表示一经作出即可发生法律效力,无需相对方同意或不同意。目前,法律对追认的范围没有明确规定,通说认为,追认必须是对整个合同的追认,而不能对自己有利的部分予以追认,对其余部分置之不理或拒绝。这主要出现在无权代理行为的内容不止一项,而是有两项或两项以上(如无权代理人C以A的名义与B达成以白糖换盘元的协议,C既购买了盘元又处理了白糖),这两项或两项以上的内容之间互为条件,构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被代理人对无权代理行为必须整体作出追认而不能部分选择对自己有利的追认(如A则以收下盘元的实际行动追认C的行为后,拒绝追认交付白糖)。但若同一法律文件中存在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事务,事务间不存在互为条件的关系,而是相互独立的权利,无权代理人对其中任何一项权利的处理都必须经被代理人追认授权后才能有效。被代理人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有权对这些事务作出追认与否的自由,这如同在委托授权中委托人可以特别委托受托人处理一项或数项事务。因此,同一事务中的部分追认不同于相互独立事务的选择追认,对同一事务中部分追认的否定评价是基于确保合同善意第三人的利益不因被代理人追认权利的滥用而侵害,对相互独立事务的选择追认肯定评价,是代理制度的内在要求,从而更好的维护被代理人的利益。两种评价相辅相成,促进代理制度的完善。

三、本案被代理人对无权代理内容有选择追认的权利

本案原告与签订《领条》的人系父子关系不必然形成表见代理的权利外观,被告也未提供其他证据加以证明,因此,本案不是表见代理,而是无权代理。原告父亲所签《领条》效力是否能够及于原告,主要取决于原告是否予以追认、怎样追认。《领条》从内容上看,有两个相互独立的事务:第一,领取房屋面积差价款;第二,放弃将来追究被告违约责任的权利。实际上,领取房屋面积差价款与要求被告承担违约责任都是被代理人原告的权利,不存在二选一或后者是前者的条件等情形。原告在审理中明确表示认可其父代其签署的《领条》,但认为该《领条》所指的违约责任仅指商品房实际面积少于合同约定面积的违约责任,可见,原告事后授权其父亲处理第一个事务,而没有授权第二个事务,原告有权拒绝追认关于放弃将来追究被告违约责任权利的条款,并要求被告支付逾期交房、逾期办理登记受理单的违约金。

扫一扫即可在手机上浏览
分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