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加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当前位置: 司法公开> 裁判文书> 行政>杨镇治与重庆市江津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其他行政行为一审行政裁定书

杨镇治与重庆市江津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其他行政行为一审行政裁定书
发布时间:2017/5/8 15:01:31        浏览:129220

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法

行政裁定

 

(2016)渝0116行初159号

 

原告杨镇治,男,汉族,1957年11月10日出生,住重庆市江津区。

被告重庆市江津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住所地重庆市江津区几江大西门转盘房地产交易大楼7楼,组织机构代码:00932027-0。

法定代表人冯在文,局长。

委托代理人吴骏聪,该单位工作人员,一般代理。

委托代理人周勇,重庆君策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原告杨镇治诉被告重庆市江津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以下简称区国土房管局)其他行政行为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杨镇治诉称,原告于2010年积极支持建设用地复垦政策,经完善相关手续后自愿将自家的建设用地纳入2011年《江津区蔡家镇鸳鸯等(2)个村农村建设用地复垦项目》。2011年11月10日,重庆市江津区蔡家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蔡家镇政府)依据该复垦项目入库备案实施方案824号图斑中原告的建设用地复垦规模761㎡,据实与原告签订了复垦协议。实施土地复垦工程期间,原告领到的两次复垦费预付款都是以761㎡来计算的。该项目工程(包含97个单体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2014年6月27日,原告在江津区蔡家镇福德村张贴的《2011年江津区蔡家镇福德村建设用地复垦项目验收面积公示》中发现,该公示表中没有把各个图斑单体工程的建设规模面积公之于众,仅对减少的建设用地面积作出公示。原告在该公示表中看到824号图斑单体工程减少的建设用地面积为461㎡时觉得不对,因为824号图斑单体工程建设用地复垦规模应为761㎡。既然是竣工验收合格,那么减少用地面积就应当等于建设用地复垦规模面积761㎡。更值得质疑的是,在公示栏中显示,重庆市江津区福德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福德村委会)竟然有几千平方米的面积,而福德村委会没有宅基地和附属用地用于复垦。原告针对单体工程验收面积与项目工程验收面积存在矛盾的问题找村委会说理,村委会推镇政府,镇政府推江津区土地整治中心。江津区土地整治中心副主任颜鸿听了原告反映的问题后,当场打电话叫来复垦科负责人,问:农村建设用地复垦2011年原则上集体没有,现在有人反映福德村委会有几千平方米,是怎么回事?负责人回答说:福德村委会有是因为村委会给农户签了合同,农户是自愿的。原告当时质问道:我没有和村委会签复垦面积分摊合同,村委会也没有找我谈这方面的事,怎么把我的面积扣减了300㎡呢?负责人没有回答。最后,颜鸿说你回去,过几天我们到蔡家镇政府协调解决。几天过后,我确实被通知到蔡家镇政府协调,可是经几翻辩解,双方各执一词,协调未能成功。同年8月19日,福德村委会进行了第二次公示,此次公示中没有福德村委会复垦面积的相关信息,但824号图斑减少的建设用地面积同第一次公示的结果一样,即仍为461㎡。原告随后再去江津区土地整治中心反映,却被告知其解决不了,要原告去纪委反映,或走司法途径。为弄清事实真相以便解决问题,原告到重庆市土交所咨询,被告知:项目的施工面积、项目的减少建设用地面积和项目的建设用地复垦规模面积相等。原告同时向其复印了一份渝建地整备[2014]306号、津建地整字[2014]8号《重庆市江津区建设用地整理合格证》。合格证中记载江津区蔡家镇鸳鸯等(2)个村农村建设用地复垦项目规模面积74906㎡,实施74906㎡,减少建设用地74906㎡。由合格证得知项目工程实施率和合格减少建设用地率都是100%,也验证了该项目内各个单体工程的实施率和合格减少建设用地率都是100%。然而,824号图斑载明原告减少的建设用地面积为461㎡,这不但与该图斑单体工程的建设用地复垦规模面积761㎡不对等,也与合格证相矛盾。为找出矛盾存在的原因,以合格证确认的项目实施74906㎡,减少建设用地74096㎡和项目建设用地复垦规模74096㎡相等为依据,核对项目内各个单体工程的实施面积,减少建设用地面积是否同单体工程的建设用地复垦规模面积相等。经核对查明,824号图斑单体工程减少建设用地461㎡同建设用地复垦规模761㎡不对等,存在300㎡的误差,很显然与项目工程合格相矛盾,这个矛盾说明合格证中图斑面积记载错误。导致这种错误的可能有两种,要么是验收后统计造表时填错了数据,要么是故意将824号图斑单体工程减少的建设用地761㎡扣减300㎡转移挂靠到别的图斑上去了。依据项目规定、文件要求和事实根据,充分证明824号图斑减少的建设面积为761㎡。故请求法院依法撤销被告于2014年6月11日制发的渝建地整备[2014]306号、津建地整字[2014]8号《重庆市江津区建设用地整理合格证》824号图斑对原告建设用地复垦面积461㎡的错误确认,责令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在庭审中,原告陈述其未在法定起诉期限内提起诉讼的原因是因为其作为老百姓不清楚诉讼这么复杂,也不知道诉讼有起诉期限的限制,本案应适用20年的起诉期限。

被告区国土房管局辩称,原告的起诉已超过法定的起诉期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本案中,从原告的诉状内容可以看出,2014年6月27日,福德村委会张贴了《2011年江津区蔡家镇福德村建设用地复垦项目验收面积公示》,其中对于原告所涉的824号图斑减少建设用地面积为461㎡,原告说当时感觉数据不对,由此可以认定原告在2014年6月27日就已知道被告行政行为的内容,但原告于2016年8月30日才提起诉讼,显然已超过了法定的起诉期限。故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起诉。

被告区国土房管局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以证明原告的起诉超过了法定的起诉期限:渝建地整备[2014]306号、津建地整字[2014]8号《重庆市江津区建设用地整理合格证》、公示(附:《2011年江津区蔡家镇福德村农村建设用地复垦项目验收面积公示》)。

本院依法调取的证据:

1、调查笔录;

2、询问笔录。

1-2号证据拟证明被告第二次公示的时间及原告知晓公示内容的时间;两次公示中,原告的建设用地复垦面积相同。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无异议,但认为本案应适用20年的起诉期限。

原告对本院调取的证据无异议。

被告对本院调取的证据无异议。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被告提交的证据和本院调取的证据,证明了被告作出行政行为的时间,福德村委会对被告所作行政行为内容先后进行两次公示的时间,原告先后两次知道公示内容的时间,且真实、合法,作为本案定案证据。

经审理查明,2014年6月11日,被告作出渝建地整备[2014]306号、津建地整字[2014]8号《重庆市江津区建设用地整理合格证》,该证载明:“……地块编号:I-19-7,使用权人:杨镇治,地块位置:蔡家镇福德村三组,图幅号:H48G074069,图斑号:824,减少建设用地(㎡):461,……。” 2014年6月27日,福德村委会对包括原告在内的该村各复垦户的建设用地复垦项目验收面积进行了公示,该公示正文载明:“江津区蔡家镇2011年土地复垦项目工程已通过重庆市专家组验收,现把各村各农户验收打款面积公示如下,公示期为2014年6月27日至29日,共计3天,如有异议请联系蔡家镇人民政府,联系电话:61069003……。”公示附表即《2011年江津区蔡家镇福德村农村建设用地复垦项目验收面积公示》中载明:“……农户(使用权人)情况:杨镇治、刘进全,复垦地块坐落:蔡家镇福德村三组,地块编号:I-19-7,图幅号:H48G074069,图斑号:824,减少建设用地面积461㎡,……”。2016年8月19日,福德村委会进行了第二次公示,涉及原告的建设用地复垦面积与第一次公示的相同。2016年8月30日,原告诉讼来院,请求法院依法撤销被告于2014年6月11日制发的渝建地整备[2014]306号、津建地整字[2014]8号《重庆市江津区建设用地整理合格证》824号图斑对原告建设用地复垦面积461㎡的错误确认,责令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另查明,第一次公示时,原告于2014年6月27日看到了公示的内容,并于当日向蔡家镇政府及村委会反映其建设用地复垦面积有误;第二次公示时,原告于2014年8月19日通过其他复垦户知晓了公示内容,其建设用地复垦面积与第一次公示的一致,仍为461㎡。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第四十二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知道行政机关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内容的,其起诉期限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计算。对涉及不动产的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20年,其他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5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本案属于上述司法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情形。本案中,原告实际于2014年6月27日就知道被告将其建设用地复垦面积确认为461㎡,即便按原告在庭审中述称的在2014年8月19日进行的第二次公示中,发现涉及的824号图斑减少的建设用地面积(建设用地复垦面积)仍为461㎡,故原告也至少在2014年8月20日前就知道了824号图斑减少的建设用地面积为461㎡。根据上述司法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原告如认为被告对其建设用地复垦面积确认错误,其提起行政诉讼的起诉期限最迟应从2014年8月19日起算,最长不得超过2年。而原告于2016年8月30日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时间已超过两年。至于原告认为应适用20年的起诉期限的观点,因原告已知道被告作出行政行为的内容,不属于上述司法解释第四十二条规定的情形,本院不予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因不可抗力或者其他不属于其自身的原因耽误起诉期限的,被耽误的时间不计算在起诉期限内。”原告陈述的其未在法定起诉期限内提起诉讼是因为其作为老百姓不清楚诉讼这么复杂,也不知道诉讼有起诉期限的限制,不属于该法条规定的情形。故原告的起诉超过了2年的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杨镇治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王光彬

审 判 员  陈利斌

人民陪审员  钱怀德

 

 

 

二○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曹  成

 

扫一扫即可在手机上浏览
分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