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加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当前位置: 司法公开> 裁判文书> 行政>陈刚与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政府其他一审行政判决书

陈刚与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政府其他一审行政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8/8/31 13:54:16      来源:系统   浏览:49631

 

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法

行政判决

 

2017)渝0116行初141号

 

原告陈刚,男,汉族,1971117日生。

被告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住所地重庆市渝中区长滨路145号。

法定代表人张力,支队长。

委托代理人邹阳光,被告单位工作人员,代理权限为一般代理。

委托代理人林刚,被告单位工作人员,代理权限为一般代理。

被告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政府,住所地:重庆市渝中区和平路管家巷9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5001037500899727

法定代表人商奎,区长。

委托代理人陈春熙,重庆利欣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一般代理。

委托代理人王朝营,被告单位工作人员,代理权限为一般代理。

原告陈刚不服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以下简称交警支队)、被告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渝中区政府)信息公开一案,于2017年6月6日向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因原告提出交叉管辖申请,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6月6日作出(2017)渝05行辖234号《行政裁定书》裁定:本案由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法院管辖。2017年7月21日我院受理该案。立案后,于2017年7月23日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等法律文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8月24、10月3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陈刚、被告交警支队的委托代理人邹阳光、林刚,被告渝中区政府的委托代理人陈春熙、王朝营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二被告单位负责人因处理其他工作,未到庭参加诉讼。

原告陈刚诉称,2017116日,原告向被告交警支队,提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申请其公开贵机关及辖下交巡警大队对20161230日当日违停车辆作出的违停行政处罚决定形成的信息。”2017124日,被告交警支队向原告作出补正告知,要求原告补正有效身份证明、所申请政府信息与申请人自身生产、生活、科研需要之间相关性的证明。原告于2017210日向被告交警支队提交了补正材料。经查,2017213日被告交警支队签收了补正材料,但被告交警支队在法定期间没有向原告作出政府信息答复、原告将被告交警支队前述违法情形复议至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退回复议申请,告知原告应当向渝中区政府申请复议,原告向渝中区政府申请复议,被告渝中区政府于2017515日作出渝中府复[2017]13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原告认为,两被告被诉行政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诉至贵院。请求:1、确认被告交警支队未在法定期间答复原告提请其公开的政府信息违法、责令其履行政府信息公开法定职责。2、撤销被告渝中区政府作出的渝中府复[2017]13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

原告提交了如下证据:

一、法律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三十六条,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条,行政复议法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三项。证明被告交警支队是法律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独立作出职权范围内的行政行为,并独立承担法律责任。拟证明被告交警支队负有作出被诉政府信息公开答复的法定职责。拟证明被告渝中区政府受理和作出涉案复议决定超越职权。

二、证据

1.原告不服被告交警支队不履行政府信息公开法定职责向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提请行政复议的申请书。证明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才是涉案原行政行为的适格复议机关。原告也依法向其提出了行政复议申请,但未获受理。原告将另案起诉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不履行行政复议法定职责。

2.寄送行政复议申请的邮寄送达凭证。证明原告曾向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提交涉案复议申请。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收到申请后电话告知原告向渝中区政府申请复议,理由是渝中区施行相对集中行政复议审理,分局不再行使行政复议职能。

3.原告向渝中区政府申请公开施行行政复议集中办理政府信息的依据,渝中区政府作出的答复-渝中信息公开〔2017021号。证明被告渝中区政府是以行政复议相对集中办理的形式受理的原告涉案复议申请。

4.《重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开展相对集中行政复议审理工作试点的意见》渝办发〔2011185号。职权法定是法治原则,更是依法行政之圭皋。被告渝中区政府集中行使行政复议职权必然需要职权依据。该证据可证明,区县政府开展相对集中行政复议审理,需要区县政府制订相应工作方案并报市法制办而后实施。被告渝中区政府并无这样的职权依据。

5.《重庆市大渡口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大渡口区开展相对集中行政复议审理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大渡口府办发〔2011130号。证明被告渝中区政府施行了相对集中行政复议职能,但其并无施行相对集中复议的职权依据,渝中区政府没有申请备案和获得相应行政授权。该证据是为佐证。

被告交警支队辩称:20161230日,原告在渝中区长江滨江路盛捷酒店门前通过手机报警举报该处违法停车,要求出警处理。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指挥中心将举报转警我支队十二大队出警处置,出警民警到现场后对停放的十余台车辆进行了非现场拍照取证。民警将取证情况交回大队,大队在审核时发现该停车路段系支队划设的临时出警车位,并将情况报支队,支队认为举报的车辆系在停车位内停放,未按违法停车处理。2017116日,陈刚给交警支队邮寄《重庆市公安局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以举报人知情权、公民监督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依法行政的权利要求交警支队公开20161230日他举报的违法车辆处理情况,我支队给予陈刚本人答复,要求他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三条的规定,请提供有效身份证明及所申请获取的政府信息与自己生产、生活、科研需要之间的相关性的证明。我支队在答复后将情况分别向分局、市局主管政府信息公开部门汇报了情况,市局指示支队对政府信息答复应根据《最高人民政府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以及《条例》第二条、第三十七条的相关规定,行政机关设立的如信息公开办公室、政府政务中心、办公室等相关内设机构受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后,因其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不能承担相应法律后果,在不具有法律、法规授权的情况下不能以自己的名义作出相关答复,信息公开行政诉讼中只能以设立该机构的具有行政主体资格的行政机关为被告根据此解释,政府信息公开答复应以行政机关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作为行政主体,交警支队作为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内设机构,其政府信息公开均应由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作出答复。2017210日,陈刚来信补正:以举报交通违法行为,进而监督国家机关和相关工作人员是否依法行政,此为公民宪法权利,与之具有行政法意义上的利害关系,要求公开他举报违法停车处理情况,交警支队将陈刚举报的处理情况上报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由分局警令处负责政府信息公开的部门给予陈刚答复。我们认为陈刚理由不能成立:一、原告2016年12月30日举报渝中区长滨路盛捷酒店门前车辆违法停放,我支队民警及时出警,不存在行政不作为。2、对原告举报车辆停车未按违法认定系因车辆均停放于长滨路盛捷酒店门前临时占道停车场,(该临时占道停车场于2014年11月设置,仅限停放警务车辆,设置此停车场已于2014年11月向渝中区道路主管部门上报备案)。施划停车场划线和停放情况通过互联网上重庆街景地图均可查询,因2016年年底前盛捷酒店门庭施工将施划的停车线损坏,但该临时占道停车场并未因施工而拆除,故在此停放车辆未按违法停车进行认定。3、原告就举报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两次来信,支队、分局在政府信息公开答复时限内进行了答复,对原告所举报车辆未按违法停车认定的理由向原告进行了答复。两次答复邮寄挂号信均有投递信息可查。4、原告称2月10日提交补正材料后,以致今仍未收到被告最终的信息公开答复的说法不属实。两次答复均按原告提供的通信地址:九龙坡区白市驿镇太慈村五组47号,用中国邮政挂号信投递,通过互联网中国邮政邮件跟踪查询两次投递邮件均显示由同一投递员投递,原告所提供地址的收发室已签收。从第一次答复投递和原告收到答复后补正材料反映,原告能够收到邮递挂号。综上所述,原告陈刚认为我支队未在法定期限内答复其提起公开的政府信息,未依法履行政府信息公开法定职责不是事实,请求人民政府法院对被告按规定在法定期限内向原告给予了答复的事实给予确认,驳回原告的起诉。

被告交警支队在举证期限内提交了以下证据:

1、交警支队2017年1月24日给原告的告知及邮寄查询单。证明原告收到了被告交警支队告知。

2、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2017年2月17日的答复及邮寄查询单。证明原告申请的信息已回复,并且原告已收到。

3、照片2张。证明原告举报违停车辆的位置。

4、申请及布置图。证明长滨路盛捷酒店门前属警车临时占道停车场。(该临时占道停车场于2014年11月设置,仅限停放警务车辆,设置此停车场已于2014年11月向渝中区道路主管部门上报备案)。

5、信封封面2张。证明原告提供的通讯地址。

6、情况说明。证明交警支队系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的内设机构。

被告渝中区政府辩称:我府受理原告行政复议申请并作出决定符合法律规定。根据《行政复议法》第十二条的规定,对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工作部门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的,由原告选择,可以向该部门的本级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向上一级主管部门申请行政复议。本案中,原告提出信息公开申请后经被告交警支队调查并由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作出答复,故我府作为该部门的本级人民政府,受理原告的行政复议符合法律规定。二、我府于2017515日作出的渝中府复[2017]13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依法应予以支持。2017116日,原告提交了《重庆市公安局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要求被告交警支队公开原告于20161230日举报的长滨路违停车辆的处理情况。2017124日,被告交警支队向原告发出补正告知,要求原告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三条规定提供相应的证明材料和关联事由。2017210日,原告向被告交警支队提交了补正的材料并予以说明。被告交警支队将原告的情况汇总后于2017215日上报至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于2017217日向原告作出了书面答复,并将证明事实的依据材料作为附件一并邮寄送到给原告。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重庆市公安局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补正》及原告身份证复印件和被告交警支队提供的《补正通知书》及邮寄跟踪查询记录、被告交警支队作出的《答复》、《渝中区公安分局关于陈刚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回复》及邮寄跟踪查询记录、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邮件零寄交寄清单复印件、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局出具的《情况说明》,载有原告通信地址的邮件封面予以证实。我府在受理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后,全面审核了被告交警支队和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局分局提交的证据,认为:原告诉称未收到被告交警支队的答复与事实不符,理由不成立。被告交警支队在收到原告的补正材料后,将举报处理情况形成答复材料,上报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根据被告交警支队上报的相关材料于2017217日作出答复。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四条和《重庆市公安局政府信息公开实施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因交警支队的政府信息公开由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作出答复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重庆市渝中公安分局向原告作出的答复系通过中国邮政送达,通过中国邮政投递跟踪查询系统查询显示,两次投递邮件均由同一投递员投递,原告所提供的地址的收发室已签收。因此,原告称被告交警支队未依法履行信息公开法定职责与事实不符,故我局依据《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驳回原告行政复议申请依据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该决定符合法律、法规规定。三、我局于2017515日作出的渝中府复[2017]13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已履行了法律规定的全部程序。我局依法受理了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后,向被告交警支队送达了复议申请副本、提出答复通知书,在收到被告交警支队的行政复议答复书后,在法定期限内作出了渝中府复[2017]13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并送达原告及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根据《行政复议法》第十七条、第二十三条、第三十一条的规定我局的行政复议决定书已履行了法律规定的全部程序。综上,我局认为渝中府复[2017]13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适用法律正确、证据充分、程序合法,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维持我府作出的渝中府复[2017]13号《驳回行政复议决定书》。

被告渝中区政府在举证期限内提交了以下证据:

1、《行政复议申请书》、《重庆市公安局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补正》及原告身份证复印件。证明原告于2017年3月25日向渝中区政府提交了行政复议申请书及相关证明材料。

2、《提出答复通知书》及送达回证、《行政复议答复书》。

3、2017年1月24日《补正通知书》及邮寄跟踪查询记录。

4、交警支队《答复》。

5、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关于陈刚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回复。

6、施工前停车场划定情况图片一张。

7、百度街景地图截屏。

8、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关于陈刚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回复及邮寄跟踪查询记录。

9、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邮寄零寄清单印记。

10、原告陈刚来信信封封面。

11、情况说明。

被告以2-11号证据证明被告交警支队于2017年3月30日收到渝中区政府提出答复通知和行政复议申请书副本,于2017年3月31日提出行政复议答复书并提交了相关证据。

12、渝中府复[2017]13号《驳回行政复议决定书》。

13、送达回证二份。

被告以12-13号证据证明其作出了决定书并依法送达。

经庭审质证,被告交警支队对原告提交的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于法律依据,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才具有管理公共事务的部门,交警支队只是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的下属部门,只是分管交通,《道路交通安全法》证明我们只是管理交通安全,没有要求我们进行信息公开,全区的复议都是由渝中区政府进行复议。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但是作为向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提交的行政复议申请不符合法律规定,渝中区的行政复议是由渝中区人民政府处理,其余证据我们不清楚,我们不是复议机关,不进行质证。被告渝中区政府对原告提交的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法律依据的真实性,合法性认可,关联性不认可,本案涉及的法律依据不是原告举示的法律依据,相关法律依据已经在《驳回行政复议决定书》和答辩状中作出了说明,第二组证据:证据1三性不予认可,因为复议机关不是我们,没有收到相关行政复议申请,证据2真实性认可,关联性不予认可,和本案无关,证据3真实性、合法性认可,关联性不认可,是另一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事项,和本案无关,证据45真实性、合法性认可,关联性不认可,和本案无关。

原告对被告交警支队提交的证据发表质证意见:证据1真实性和关联性认可,合法性不认可,申请人提出申请时已经提交了身份证和申请理由情况下,被告交警队再要求申请人补正前述材料有悖法律规定。证据2作出该回复的行政主体并非被申请主体。该证据与本案无关联。证据34与本案无关,证据5三性无异议,证据6不符合行政诉讼的证据规则,不是有效证据,是行政机关事后收集的。

被告渝中区政府对被告交警支队提交的证据三性均无异议。

原告对被告渝中区政府提交的证据发表质证意见:对渝中区政府提交的真实性和关联性认可,均不能证明被告的复议行政行为合法,因为本案复议机关并没有受理和审理被诉原行政行为行政复议的职权。

被告交警支队对被告渝中区政府提交的证据三性均无异议。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原告提交的第二组证据中1-2号证据与本案无关联,3-5号系规范性文件,被告交警支队提交的6号证据与被告渝中区政府提交的11号证据系在作出《关于陈刚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回复》后作出的,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的相关规定,不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原、被告提交的其余证据证明原告举报及申请信息公开的情况,被告交警支队依法调查、处理的情况,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作出回复的事实、原告申请复议、被告渝中区政府复议的情况,相关法律对二被告法定职责的规定,且真实、合法,作为本案定案依据。

经审理查明 ,2017年1月16日原告陈刚向被告交警支队政府信息公开机构邮寄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公开其于2016年12月30日举报的违停车辆的处理情况信息。并填写了申请表,该表的名称为:重庆市公安局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该表载明了申请人信息、所需信息情况、备注共三项内容。被告交警支队收到该申请后,于1月24日告知原告:提供有效身份证明及与所申请获取的政府信息与生产、生活、科研需要之间相关的证明。2月10日原告按被告交警支队要求向其提交了身份证复印件,并向被告交警支队提交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补正。被告交警支队对原告举报的事情进行了调查取证。并于2017年2月17日报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2017年2月17日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对原告的申请作出《关于陈刚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回复》该回复载明:陈刚:……现答复如下:2016年12月30日,我局接你举报信息后,交巡警支队民警立即出警并在现场予以调查处理。经查证,你所列车号停车事实存在,但车辆的停车地点为划定的临时占道停车场停车范围,不属于违法停车。……对以上车辆不按违停车辆处理,该临时占道停车的划线和停车情况可通过网上街景地图查看。并邮寄原告。因对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作出的《关于陈刚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回复》不服,3月25日原告向被告渝中区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3月30日被告渝中区政府向被告交警支队送达提出答复通知书及原告行政复议申请书副本。3月31日被告交警支队作出行政复议答复书,并向渝中区政府提交了以下证据:1月24日对原告的告知及邮寄挂号信函收据、2017年2月20日答复、原告二次来信信封封面、2017年2月15日被告交警支队对原告的回复、涉案地点施工前停车场划定情况、百度街景地图截屏、2017年2月17日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对原告的申请作出的《关于陈刚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回复》及送达原告依据。5月15日被告渝中区政府作出渝中府复(2017)13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此后,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1、确认被告交警支队未在法定期间答复原告提请其公开的政府信息违法、责令其履行政府信息公开法定职责。2、撤销被告渝中区政府作出的渝中府复[2017]13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

另查明原告已收到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作出的回复。但原告认为:1、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条的规定,被告交警支队系负责渝中区道路交通安全的法定机关,应负有作出被诉信息公开的法定义务,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对原告向交警支队申请公开的信息予以回复,属超越职权。同时,原告针对交警支队未在法定期间答复原告申请的政府信息公开提出的行政复议,应由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受理,渝中区政府无此权利。

本院认为,被告交警支队在收到原告的申请后,依法展开调查取证,属《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的被告交警支队的职权范围,被告交警支队在调查查证后,报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在规定的期限内,就原告申请公开的信息作出《关于陈刚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回复》,并将该回复送达原告,其程序合法。被告渝中区政府在受理原告的复议申请后,依法向交警支队送达提出答复通知书及原告行政复议申请书副本、并在法定的期限作出渝中府复[2017]13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并送达原告,其程序合法。本案争议的焦点是:1、原告向被告交警支队申请信息公开,可否由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对该申请作出回复,被告交警支队是否属在法定期间未答复原告公开政府信息的行为;2、被告渝中区政府是否有权受理原告对被告交警支队的复议申请。征对焦点1,本案中,原告虽然是向被告交警支队提出信息公开申请,但其要求公开的信息是要获得对其举报事件的查处情况,即要求获取的信息是对举报事件的查处结果。被告交警支队在经过调查并将调查处理的情况及依据报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依据交警支队的调查处理结果,将原告举报事件的查处情况回复原告,原告实属已获得所需信息,其申请信息公开的目的已达到。同时,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作为渝中区辖区内的公安行政机关,对原告要求获得的交通违章查处信息予以回复,并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故原告要求被告交警支队就相同信息再次回复,并要求确认被告交警支队未在法定期间答复原告提请其公开的政府信息违法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针对焦点2,《行政复议法》第十二条的规定:对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工作部门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的,由申请人选择,可以向该部门的本机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向上一级主管部门申请行政复议……。本案中,原告提出信息公开申请后经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作出答复,原告对该答复不服,向渝中区政府提起复议,被告渝中区政府受理原告的行政复议,符合上述法律规定。并且被告渝中区政府作出的渝中府复[2017]13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至于原告称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退回复议不合法,构成不作为,不属本案审查范围。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依法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条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陈刚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陈刚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沈迎春

人民陪审员 张志贵

人民陪审员  刘 江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日

 

            书 记 员  曹 成

1

 

扫一扫即可在手机上浏览
分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