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加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当前位置: 司法公开> 裁判文书> 行政>陈礼权,陈中学与重庆市永川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行政协议一审行政判决书

陈礼权,陈中学与重庆市永川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行政协议一审行政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8/8/31 13:54:16      来源:系统   浏览:7464
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法院

 

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法

行政判决

 

2017渝0116行初91

 

原告陈礼权,男,汉族,1951318日出生,住重庆市永川区。

原告陈中学,,汉族,19801028日出生,住重庆市永川区

二原告委托代理人资云峰,重庆憬谦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二原告委托代理人郭亮云,重庆憬谦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被告重庆市永川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住所地:重庆市永川区人民北路6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500383009336707K

法定代表人蒋勇,局长。

委托代理人罗勇,被告单位工作人员,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廖娜重庆雨禾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第三人艾如意,女,汉族,200165日出生,住重庆市永川区。

法定代理人陈中学,系艾如意之母,汉族,19801028日出生,住重庆市永川区。

第三人程红,男,汉族,1977523日出生,住重庆市永川区。

第三人委托代理人资云峰,重庆憬谦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第三人委托代理人郭亮云,重庆憬谦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原告陈礼权、陈中学被告重庆市永川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以下简称永川区国土局)行政协议一案,于2017年3月27日向重庆市永川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并于2017年4月1日申请交叉管辖,2017年4月20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渝05行辖115号《行政裁定书》,裁定本案由我院管辖。2017年5月12日,本院受理后,向被告永川区国土局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和举证通知书,依法组成合议庭分别2017年5月12日和2017年8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礼权、陈中学及委托代理人资云峰、郭亮云,被告永川区国土局工作人员罗勇及委托代理人廖娜,第三人艾如意、程红的委托代理人郭亮云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行政机关负责人因工作原因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二原告诉称,原告陈礼权的房屋于2009年因重庆市农业机械化学校迁建及实施城市总体规划建设工程而被征收,2009125日原告与永川区国土局新城分局签订《房屋拆迁统建安置协议》,该协议约定:由永川区国土局新城分局补偿原告旧房补偿费37634.15元;交付两套安置房和两套优惠购房的房屋。该协议签订后原告依协议约定履行了协议,把原告房屋交给了永川区国土局新城分局并予以了拆除,但永川区国土局新城分局一直未履行该协议约定的义务。经查,永川区国土局新城分局已经被撤销,该机构职权由被告履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合同义务未约定履行的期限的,合同权利一方随时可以要求合同义务人履行。因而,原告现在有权要求被告履行该合同约定的义务。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起诉来院要求判决被告履行永川区国土局新城分局与原告于2009125日签订的《房屋拆迁统建安置协议》,由被告按约定支付补偿安置费37634.15元、交付安置房2套(面积各90㎡共180㎡)和优惠购房房屋2套(面积各90㎡共180㎡),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提交了如下证据:

1、《房屋拆迁统建安置协议》,拟证明原告的起诉没有超过诉讼时效,被告应当履行该协议。

2、乡村房屋所有权证、收件收据,拟证明本案被告拆迁房屋的所有权人是陈礼权。

被告辩称,首先,被告认为艾如意、程红应作为原告进行诉讼。其次,原告的起诉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应驳回原告的起诉。重庆市人民政府于2009723日作出《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永川区实施城市规划建设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的批复》(渝府地[2009]703号)批准征收重庆市永川区中山路街道办事处瓦子铺村兰家糟房村民小组等村社集体土地,重庆市永川区人民政府于2009年7月24日作出《重庆市永川区人民政府关于实施城市总体规划建设工程征收土地的公告》(永府征公[2009]1号)发布了征收土地公告,被告依法拟定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并于2009年7月27日以《关于实施重庆市农业机械化学校迁建及实施城市总体规划建设工程征地补偿安置实施方案的公告》(永国房征补公[2009]8号)在被征地村社进行了公告,重庆市永川区人民政府于2009812日以永川府地[2009]137号批复同意补偿安置方案。原告于2009125日与征地实施单位签订《房屋拆迁统建安置协议》,统建安置房于2012年修建完成,征地实施单位于2012年即通知原告等人进行安置,原告因其自身原因未接房入住。原告此次提起诉讼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应驳回原告的起诉。最后,涉案《房屋拆迁统建安置协议》第二条是对安置住房的套数及面积的约定,第三条是对第二条统建安置住房的建房费的约定,并非原告理解的交付两套安置房和两套优惠购房买的房屋;第四条明确约定协议第一、三条相抵扣由原告支付建房差额款,也就是说,涉案协议的付款义务方在原告,且《房屋拆迁统建安置协议》的约定符合征地补偿安置实施方案,亦符合征地时法律、行政法规及政策文件。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起诉。

被告提交的证据:

第一组证据:1、《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永川区实施城市规划建设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的批复》(渝府地[2009]703号);2、《重庆市永川区人民政府关于实施城市总体规划建设工程征收土地的公告》(永府征公[2009]1号);3、《关于实施重庆市农业机械学校迁建及实施城市总体规划建设工程征地补偿安置实施方案的公告》(永国房征补公[2009]8号)、《关于重庆市农业机械学校迁建及实施城市总体规划建设征地补偿安置实施方案》;4、《永川区人民政府关于实施重庆市农业机械化学校迁建及实施城市总体规划建设工程征地补偿安置实施方案的批复》(永川府地[2009]137号)。第一组证据拟证明:1、征地的合法性,2、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的内容,3、《房屋拆迁统建安置协议》的约定符合征地补偿安置方案。

第二组证据:5、《房屋拆迁统建安置协议》,拟证明:1、协议涉及艾如意、程红,艾如意、程红应作为原告进行诉讼;2、协议第二条是对安置住房的套数及面积的约定,第三条是对第二条统建安置住房的建房费的约定;3、第四条明确约定协议第一、三条相抵扣后由原告支付建房差额款。

第三组证据:6、文博书香安置小区安置通知,7、行政诉讼状(2015)渝五中法行初第00951号,起诉状的第3页原告也认可这个事实,拟证明原告的起诉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

第三人陈述,按照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和渝府发[2008]45号文件规定,安置房是对被拆迁房屋的补偿,是不需要缴纳费用的,这也是协议中的第二条两个90平米房屋的依据,第三条所谓的建房费因为在第三条中明确出现了优惠购买字样,优惠购买是基于房屋被拆迁,而给予被拆迁人优惠购买房屋的资格和补贴,这是符合国家关于征地拆迁的补偿的规定和精神,协议中的建房费实际上是优惠购房所支出的费用,协议中的第二条第三条是并列的,第二条职工的安置两个90平米的房屋与第三条中的没有包含关系。

第三人未提交证据。

经庭审质证,原告及第三人对被告提交的第一组证据中的1号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予以认可,对征地的合法性认可,对2号证据真实性、合法性都不予以认可,对关联性认可,征地批文是2009723日作出的,征地公告是2009724日作出,永川区人民政府在没有收到征地批文就作出了征地公告,所以征地公告真实性、合法性都不具备,对3-4号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认可,根据重庆市人民政府的55号令,安置房不需要支付购买价款,本案被诉的《房屋拆迁统建安置协议》并没有按照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的公告执行。对第二组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无异议,但认为不能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通过该合同可以看出,7个大项,4个大项,各是一个合同内容的意思表示,第一条是对旧房的补偿,第二条是安置房屋,第三条是这个优惠购买房屋,应当以主文内容来说,第四条对13项的抵扣费用结算,因为第2条没有产生费用,不存在费用的结算,所以不能实现被告要证明的目的。对第三组证据中的6号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不认可,这一份通知虽然是以报纸刊登的,但是并不能起到民事诉讼法规定的公告送达的效力,因为本案原告一直在永川居住,不应当采用公告送达的方式,所以这个安置通知不具有合法性、也不能达到被告要证明的目的,并没有依法向原告送达,对7号证据的真实性和合法性予以认可,对关联性不予认可,案件是撤销渝府地裁(201529号行政裁决不予受理决定书,虽然第三页当中有原告拿着合同去接房,与被告发生了分歧,但是不足以证明原告请求履行合同,退一万步讲就算是被告的主张成立,也不能证明原告的起诉超过诉讼时效,因为,原告起诉是20151120日,那么诉讼时效发生中止、中断的效果,应当是在2017年的1120日超过时效。被告对原告提交的1号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是认为不能达到证明目的,对2号证据无异议。第三人对原告的证据无异议。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被告提交的6号证据因只有复印件,且未标明刊号时间和所在报纸的位置,无法与原件核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十一条第(五)之规定,不予采信。原告提交的1号证据和被告提交的5号证据证明原、被告达成了房屋拆迁安置协议原告提交的2号证据证明被拆房屋的所有权人系陈礼权,各方当事人对上述证据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被告提交的1号证据证明征地的合法性,原告及第三人认可,本院予以采信;提交的2号证据,原告及第三人认为征地批文是2009723日作出的,征地公告是2009724日作出,永川区人民政府在没有收到征地批文就作出了征地公告,所以征地公告真实性、合法性都不具备的说法本院不予采信,因为2009723日作出征地批文,2009724日作出征地公告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之规定被告提交的3、4号证据系被告依职权作出的具体征地补偿安置实施方案,以及方案被批准的证据,原告及第三人认为上述证据不符合重庆市人民政府的55号令,以及本案涉案《房屋拆迁统建安置协议》没有按照补偿安置实施方案的公告执行的说法不予采信,因为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的规定,对征地补偿标准有意见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协调;协调不成的,由批准征收土地的人民政府裁决,征地补偿、安置争议不影响征收土地方案的实施。原告及第三人对此有争议,可以按照法律规定进行。被告提交的7号证据证明原告就其房屋拆迁安置补偿问题多次与被告协商,并申请裁决和提起诉讼,诉讼时效中断,原告及第三人亦认可真实性和合法性,本院予以采信,被告认为超过诉讼时效的说法不予支持。综上,原告提交的证据和被告提交的第二组证据证明因征地行为,原、被告达成了房屋拆迁安置协议;被告提交的第一组证据证明了征地的合法以及相关的征地安置补偿方案内容,提交的第三组证据中7号证据证明原告本次行政诉讼未超过诉讼时效且真实、合法,作为本案的定案证据。

经审理查明2009723日,重庆市人民政府作出《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永川区实施城市规划建设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的批复》(渝府地[2009]703号),批准征收重庆市永川区中山路街道瓦子铺村兰家糟房村民小组等村社集体土地,永川区国土局作出《关于重庆市农业机械化学校迁建及实施城市总体规划建设征地补偿安置实施方案》,载明:……五、住房安置……(二)安置方式 货币安置、统建优惠购房安置二种安置方式。被安置的对象以户为单位可在二种安置方式中选择其中一种安置方式。……住房安置对象选择统建优惠购房的,以户为单位,每人30平方米按285元/平方米购买。……原告陈礼权位于中山路街道办事处瓦子铺村兰家糟房村民小组的房屋在征地范围内。同年125日,二原告与永川区国土局新城分局签订了《房屋拆迁统建安置协议》,二原告在该安置协议中明确选择统建优惠购房安置方式,其上载明:……一、补偿(补助)费1、旧房补偿费:被拆迁人原旧房属土瓦结构,房屋建筑面积84.6平方米。……补偿(补助)费合计:37634.15元,……二、统建安置 被拆迁人原旧房拆除后,由拆迁人按规划要求统一修建安置房,安置被拆迁人住宅贰套叁室壹厅,建筑面积暂定90×2平方米(以实际安置面积计算)。三、建房费……被拆迁人应向拆迁人支付建房费146650元。四、以上第一、三条相抵扣后,由(被)拆迁人支付给拆迁人(建房差额款)109015.85元。五、其他事项……协议签订后,二原告将被拆迁房屋交由永川区国土局新城分局予以了拆除。2012底,被告按照《关于重庆市农业机械化学校迁建及实施城市总体规划建设征地补偿安置实施方案》中对新建安置住房的要求在重庆市永川区文博书香小区建好相应安置房现二原告以被告未履行该协议为由,诉讼来院,要求被告履行《房屋拆迁统建安置协议》,并由被告按约定支付原告补偿安置费37634.15元、交付安置房2套(面积各90㎡共180㎡)、和优惠购房房屋2套(面积各90㎡共180㎡)并支付本案的诉讼费。

另查明,永川区国土局新城分局系负责征地拆迁的具体实施部门,后被撤销,被告依法对征地补偿行使职权,且被告认可永川区国土局新城分局与二原告签订的《房屋拆迁统建安置协议》。涉案被拆迁房屋所有权人是陈礼权。程红是陈中学的丈夫,艾如意系二人之女拆迁安置时均住在一起,户口在一起,且二原告起诉时上述人员的关系未发生变化。

再查明,二原告在2015年11月20日《行政诉讼状》第三页中称……在2013年原告拿着合同去接房时,与被告实施单位发生了分歧。实施单位只给原告拿钱购买的房屋面积,不给原告的还产房。按照双方协商签订的《房屋拆迁统建安置协议》,……原告不服,经多次协商无果,起诉到法院,……,原告称此处的2013年是2013年12月,被告实施单位是指永川区国土局新城分局被告对原告的上述说法无异议,在庭审中被告表示愿按照双方签订的《房屋拆迁统建安置协议》给原告及第三人进行统建还房二原告及第三人也愿意按照该协议中约定接受被告的安置房。经被告当庭计算,若二原告选择户型为90平米左右的房源,二原告的补偿费不足以抵扣两套安置房的建房费。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行政机关为实现公共利益或者行政管理目标,在法定职责范围内,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协商订立的具有行政法上权利义务内容的协议,属于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十一项规定的行政协议。本案二原告与永川区国土局新城分局签订的《房屋拆迁统建安置协议》属行政协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六款规定:行政机关被撤销或者职权变更的,继续行使其职权的行政机关是被告。故本案被告永川区国土局属适格被告。本案争议的焦点:一是二原告的诉讼是否超过了诉讼时效,二是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补偿安置费37634.15元、交付安置房2套(面积各90㎡共180㎡)和优惠购房房屋2套(面积各90㎡共180㎡)的理由是否成立。针对焦点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行政机关不依法履行、未按照约定履行协议提起诉讼的,参照民事法律规范关于诉讼时效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第一百三十七条: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但是,从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第一百四十条诉讼时效因提起诉讼、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或者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从中断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本案二原告在2013年12月到被告处接房发生分歧知晓权利受侵害,诉讼时效期间开始计算2015年11月20日原告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要求撤销重庆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渝府地裁(2015)29号行政裁决不予受理决定书》由于该案涉及到二原告对《房屋拆迁统建安置协议》中房屋补偿安置问题的相关诉讼诉讼时效中断原告本次起诉未超过两年,本案二原告的起诉未超过诉讼时效。

针对焦点二,按照《关于重庆市农业机械化学校迁建及实施城市总体规划建设征地补偿安置实施方案》,被安置对象只能就货币安置、统建优惠购房安置两种安置方式选择其中一种,原告及第三人在签订《房屋拆迁统建安置协议》时已明确选择统建优惠购房安置方式,二原告及第三人当庭也明确愿意选择目前已修好的位于重庆市永川区文博书香小区的统建安置房,被告也同意给二原告及第三人安置位于上述位置的统建安置房两套,故二原告要求被告交付两套安置房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补偿费37634.15的请求,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二原告应得的补偿费不足以抵扣二原告两套安置房的建房费,故该诉求本院不予支持另,《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重庆市人民政府令第55号第二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住房安置对象选择优惠购房方式并且确有统一修建安置房条件的,以户为单位,按区县(自治县、市)人民政府依据本办法确定的应安置房建筑面积标准,以土地征用时砖墙(条石)预制盖价格向区县(自治县、市)土地行政主管部门申请优惠购买安置房。第三款:安置标准的部分,按综合造价购买。渝府发[2008]45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调整征地补偿安置政策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一条第一项规定3、住房安置 被征地拆迁农转非人员住房安置的人均建筑面积标准为30平方米。而第三人认为按照渝府发[2008]45号文件规定,安置房是对被拆迁房屋的补偿,是不需要缴纳费用的说法与规定不符本院不予采信。至于二原告认为被告还应交付两套优惠购房给二原告及第三人的诉讼请求不成立,因为《房屋拆迁统建安置协议》中不存在既要给二原告及第三人统建安置房两套,又要给二原告及第三人优惠购房两套的条款,协议中涉及优惠购买字样的相关内容均系对二原告及第三人统建安置房购房款的计算标准,故二原告还要求被告交付两套优惠购房实系二原告对双方签订的《房屋拆迁统建安置协议》的误解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重庆市永川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在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按照2009年12月5日原告陈礼权、陈中学重庆市永川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新城分局签订的《房屋拆迁统建安置协议》第二项向原告陈礼权、陈中学及第三人艾如意、程红履行交付位于重庆市永川区文博书香小区安置房两套(以实际安置面积计算)的义务

二、驳回原告陈礼权、陈中学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564元,由原告陈礼权、陈中学负担2782元,被告重庆市永川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负担2782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倪晓晶

人民陪审员 张志贵

人民陪审员 段廷芬

 

 

一七二十

 

书 记 员  邹骑骏

1

 

 

扫一扫即可在手机上浏览
分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