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加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当前位置: 司法公开> 裁判文书> 行政>龙方木与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街道办事处信息公开一审行政判决书

龙方木与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街道办事处信息公开一审行政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8/8/31 13:54:16      来源:系统   浏览:49616

 

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法

行政判决

 

(2018)渝0116行初94

 

原告龙方木,男,汉族,1971年11月07日出生,住重庆市永川区。

委托代理人吕修奎,系原告小舅子,汉族,住重庆市永川,特别授权。

被告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街道办事处,住所地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318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500383009338286T

法定代表人王勇,主任。

委托代理人侯明生,该单位工作人员,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张建重庆索通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原告龙方木诉被告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街道办事处信息公开一案,于201842日向重庆市永川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一并提交行政案件交叉管辖申请,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52日作出(2018)渝05行辖179号《行政裁定书》裁定:本案由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法院管辖。2018521日我院受理该案,并于2018年524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及传票等法律文书。本院于201862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龙方木的委托代理人吕修奎被告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街道办事处的委托代理侯明生、张建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单位负责人因公务,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街道办事处于2018年3月12日作出《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街道办事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对龙方木2018年3月1日向其邮寄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作出答复:一、你户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内容,已在以下时间点向你公开……故不再重复公开。二、你户所在村民小组的土地及附作物我方不对其登记,在签订集体土地征收补偿协议时,根据《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调整征地补偿安置标准有关事项的通知》(渝府发[2013]58号)第二条和《重庆市永川区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调整征地补偿安置标准有关事项的通知》(永川府发[2013]45号)第一条第(二)款之规定青苗和地上附着物实行综合定额补偿,以批准征收土地总面积扣除建设用地的面积为准,每亩定额补偿为青苗费3000元/亩、附着物7000元/亩,由征地单位支付给集体经济组织,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再补偿到户

原告龙方木诉称,原告是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办事处丰田村黄泥坡小组村民,因永川区实施城市规划建设的需要征收拆迁原告的合法房屋及承包地,为了解征地前入户清登房屋及构建筑物等调查情况,所以原告于2018年3月1日向被告递交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请求被告公开贵处于2016年7月29日及2016年9月18日在清登龙方木房屋及构筑物等摸底情况时填写的调查表,请求书面回复公开原调查表复印件;同时公开征地前关于龙方木承包地、林权地、自留地上附着物等摸底情况调查表,并向申请人提供原本复印件。然而被告于2018年3月12日作出《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街道办事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并邮寄给原告,被告的答复属于故意找借口,拒绝公开政府信息。事实理由如下:一、被告作出答复书称2017年11月9日上午,在胜利路街道办事处二楼会议室与你户委托人吕修奎座谈龙方木房屋拆迁安置补偿相关事宜,会上将构附筑物清单交吕修奎核实,若对构附筑物清单有异议……。当时因被告单位国土所所长侯明生双手拿着构附筑物清单(就是《龙方木征地拆迁测算》、及被告与龙方木之妻吕修学共同清登房屋等构附筑物原记录本)让吕修奎看,因侯所长双手拿着材料不方便翻阅查看,于是吕修奎就说:你放手、我下来仔细看看。但是侯明生马上就收回该材料,紧接着吕修奎当场向被告提出要一份清登房屋等数据原本复印件,被告说申请信息公开就给你。针对被告制作的清单等清登数据,原告当场就说漏登了并希望被告去看现场解决,而被告不作答复。因为被告及村社干部在2016年7月29日及2016年9月18日到原告家里进行两次测量房屋及构建筑物的清登、已经制作和保存了该政府信息。又因原告不同意被告的协议拆迁(被告无农用地转用审批手续及合法批文),所以被告在2016年11月14日强拆了原告的部分房屋及构建筑物等设施,早已实施了场平,把原始部分证据毁灭了。因此原告只能向被告申请信息公开房屋等清登数据原本复印件。二、被告作出答复书称2017年12月4日由区国房局和街道办事处一同去福建厦门将《通知》送达给龙方木,送达该通知时已经将所涉龙方木的构附筑物清单一并送达后,2017年12月8日再次将上述资料送达给你户委托人吕修奎。针对被告说已送达征收文件的事实,原告认同,但是被告所送达的文件中涉及原告房屋及构建筑物设施的清登数据、与2017年11月9日上午在胜利路街道办事处二楼会议室座谈时侯明生提供的构附筑物清单(就是《龙方木征地拆迁测算》、及被告与龙方木之妻吕修学共同清登房屋等构附筑物原记录本)内容不一致,能反映出被告及永川区国士局故意把原告的无证房屋及部分构建筑物清登数据删除,减少了原告应合法取得的补偿费用,所以原告按《通知》中的要求、立即向重庆市永川区国土局分别邮寄了《无证房屋及构筑物清登申请书》《房屋及构筑物等清登申请书》等,该申请书中已明确提岀了漏登等事项,而国土局至今未受理。三、原告在向被告递交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中要求公开征地前关于龙方木承包地、林权地、自留地上附着物等摸底情况调查表,并向申请人提供原本复印件,然而被告在其答复书中称你户所在村民小组的土地及附着物我方不对其登记,在签订集体土地征收补偿协议时,根据重庆市永川区人民政府[2013]45号文件第一条第二款之规定青苗和地上附着物实行综合定额补偿,以批准征收土地总面积扣除建设用地的面积为准……”。被告的答复所适用的文件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征收其他土地的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参照征收耕地的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的标准规定。被征收土地上的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同时违背了渝府发[2013]58号(二)……青苗和地上构(附)着物实行综合定额补偿,以批准征收土地总面积扣除农村宅基地和林地后的面积为准,每亩定额补偿22000元之规定,故被告适用的永府发[2013]45号文件降低了原告所拥有的合法权益,属于下位法违反上位法之规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二十七条农村居民在房前屋后、自留地、自留山种植的林木,归个人所有。……集体或者个人承包国家所有和集体所有的宜林荒山荒地造林的,承包后种植的林木归承包的集体或者个人所有……”。故原告的林权地及自留地上种植的竹子、树木等补偿,应归原告个人所有。因征地前被告与本村社干部一同到原告的土地上清登,然而被告在答复书中睁眼说瞎话不予登记,显属拒绝公开政府信息。四、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五条行政机关公开政府信息,应当遵循公正、公平、便民的原则。第六条行政机关应当及时、准确地公开政府信息。行政机关发现影响或者可能影响社会稳定、扰乱社会管理秩序的虚假或者不完整信息的,应当在其职责范围内发布准确的政府信息予以澄清。第十一条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县级人民政府及其部门重点公开的政府信息还应当包括下列内容:(三)征收或者征用土地、房屋拆迁及其补偿、补助费用的发放、使用情况。第十七条行政机关制作的政府信息,由制作该政府信息的行政机关负责公开;行政机关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获取的政府信息,由保存该政府信息的行政机关负责公开。法律、法规对政府信息公开的权限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综上所述、被告作为具有相应职权的行政机关、应当依法履行法定职责。因原告邮寄的材料中已经明确写明需要被告公开的信息,然而被告作为行政机关故意找借口拒绝履行法定职责,现原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及相关法律规定,依法向贵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贵院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依法撤销被告做出的《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街道办事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并责令被告依法履行信息公开。

原告提交了以下证据:

1、胜利路街道办事处丰田村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永乡房产字第XXXXXX乡村房屋所有权证》,证明乡村房屋所有权证载明的所有权人是龙方木。

2、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街道办事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证明被告拒绝履行信息公开职责。

3、(2010)第XXXXXXXXXX号永川区人民政府农地承包权》,证明龙方木有合法的承包地。

4、行政复议证据清单;

5、2016年7月29日拍摄照片2张;

原告以4-5号证据证明龙方木的房屋原状图片是由被告入户调查测量房屋拍摄的,拍摄的时候龙方木的妻子吕修学也在场并同意入户调查测量。

6、胜利路街道办事处丰田村黄泥坡村民小组房屋清登摸底情况;证明原告妻子与被告在2016年7月29日一起清登原告房屋及无证房屋5.452平米是属于龙方木的。

7、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证明原告的所申请内容。

8、EMS单复印件和运单详情照片证明被告已经收到。

9、无证房屋及构筑物清登申请书及邮寄单和接收单;证明原告向永川区土地房屋征收中心邮寄并显示收到。

10、房屋及构筑物等清登申请书及邮寄单、接收单;证明原告已向土地房屋征收中心邮寄并显示收到。

9-10号证据证明被告所发出的通知和房屋拆迁方案数据中并没有9、10号证据的内容,对被告所公开的通知等文件有异议。

11、照片3张,证明原告房屋状况。

被告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街道办事处辩称:一、被告已履行法定职责且程序合法2018年3月5日,被告收到原告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并于2018年3月12日作出《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街道办事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并在2018年3月14日寄送原告。根据《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四条行政机关收到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能够当场答复的,应当当场予以答复。行政机关不能当场答复的,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的规定,答辩人已经履行法定职责且答复程序合法。二、答辩人答复内容合法本案所涉原告申请公开的原告房屋构附着物清登信息先后2017年11月9日、11月17日、11月22日等多次进行告知并征求原告及其代理人意见;2017年12月4日由永川区国房局和答辩人一同去福建厦门将《通知》(含房屋拆迁安置补偿方案、构附着物清登表)送达给原告,2017年12月8日再次将上述《通知》送达给原告代理人吕修奎,原告及其代理人均未提出异议,故答辩人已经履行告知义务。三、本案所涉原告申请公开的村社集体土地及附着物,根据《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调整征地补偿安置标准有关事项的通知》(渝府发[2013]58号)第二条和《重庆市永川区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调整征地补偿安置标准有关事项的通知》(永川府发[2013]45号)第一条第(二)款之规定青苗和地上附着物实行综合定额补偿,以批准征收土地总面积扣除建设用地的面积为准,每亩定额补偿为青苗费3000元/亩、附着物7000元/亩,由征地单位支付给集体经济组织,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再补偿到户。故被告无须对集体土地附着物进行登记,原告申请公开的该政府信息不存在。综上所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之规定,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贵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提交了以下证据:

第一组:

(1)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

(2)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街道办事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

(3)国内挂号信函收据及信封照片;

证明目的:被告已经依法履行法定职责且程序合法。

第二组:

(1)通知;

(2)龙方木户房屋拆迁货币安置补偿方案;

(3)龙方木户房屋拆迁统建安置补偿方案;

(4)征地构着物清单表;

(5)送达回证两份;

证明目的:被告在原告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之前,已经依法履行告知义务。

第三组证据:

(1)渝府发[2013] 58号文件;

(2)永川|府发[2013] 45号文件;

证明目的:根据规定,被告无须对集体土地附着物进行登记,原告申请公开的该政府信息不存在。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质证意见为:对第一组证据2号证据被告拒绝信息公开,没有按照原告的申请进行信息公开其答复书答非所问,故意乱作为,不能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未依法履行信息公开的法定职责。1、3号没有异议。对第二组证据1-4号真实性、合法性不予认可,其数据不对。对5号证据无异议。达不到被告的证明目的,完全没有以原告申请的内容而公开政府信息。对第三组证据三性不予认可,达不到证明目的。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质证意见为:1345691011号证据和本案没有关联性,对2、7、8号证据三性予以认可,但不认可证据2的证明目的。

上述证据本院评议如下:原告提交的2、7、8证据与被告提交的第一组证据证明原告向被告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被告做出答复的情况,且真实合法,作为本案的定案证据。原、被告提交的其余证据以本案无关联,不作为本案定案依据。

经审理查明:原告龙方木系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办事处丰田村黄泥坡小组村民201831日原告龙方木填写《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所需信息内容描述:申请(人)系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办事处黄泥坡村民小组村民,因征地拆迁,贵处于2016年7月29日及2016年9月18日安排工作人员到申请人家里进行清登龙方木房屋、构筑物等摸底情况调查表填写登记,而且也登记了申请人承包地、林权地、自留地、附作物等摸底情况调查表。因此,申请人请求贵处书面公开回复以上两份原调查表数据复印件并将该申请表邮寄给被告。被告收到申请后,于2018年3月12日作出《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街道办事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答复如下:一、你户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内容,已在以下时间点向你公开:……故不再重复公开。二、你户所在村民小组的土地及附作物我方不对其登记,在签订集体土地征收补偿协议时,根据《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调整征地补偿安置标准有关事项的通知》(渝府发[2013]58号)第二条和《重庆市永川区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调整征地补偿安置标准有关事项的通知》(永川府发[2013]45号)第一条第(二)款之规定青苗和地上附着物实行综合定额补偿,以批准征收土地总面积扣除建设用地的面积为准,每亩定额补偿为青苗费3000元/亩、附着物7000元/亩,由征地单位支付给集体经济组织,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再补偿到户。并于2018314日以快递邮寄的方式送达原告原告龙方木收到该答复书对其不服,起诉来院,要求提起诉讼要求依法撤销被告做出的《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街道办事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并责令被告依法履行信息公开。

被告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街道办事处在庭审中陈述:被告没有被征收房屋进行清登摸底情况调查并形成调查表的职权清登摸底调查由永川区土地房屋征收中心组织,由村社及街道协助。针对原告房屋征收的批文是渝府地(2017)664号,2017年6月批文下来,2017年7月进行征地公示,2017年9月对补偿安置方案进行公示,故并不存在2016年被告对原告房屋进行摸底调查的事实,按照永川府发(2008)22号第39、40条的规定应该应在2017年9月向永川区土地房屋征收中心办理征地补偿登记,包含房屋及附作物清登,逾期没有办理登记的以永川区土地房屋征收中心调查结果为准。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四条第二款规定:行政机关不能当场答复的,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本院中,被告在收到原告的信息公开申请后,在15个工作日内对原告信息公开申请进行了答复,符合上述规定,程序合法。根据原告向被告提交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载明:原告要求被告提交的政府信息系2016年7月29日及2016年9月18日被告安排工作人员到原告家中针对房屋、构筑物及承包地、林权地等进行摸底调查形成的调查表两份。被告在庭审中陈述被告没有被征收房屋进行清登摸底情况调查并形成调查表的职权不存在2016年被告对原告房屋进行摸底调查的事实,但《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街道办事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中称原告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内容已经向其公开,而青苗和地上附作物不作登记。故被告做出的《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街道办事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予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撤销被告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街道办事处2018年312日作出的《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街道办事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并在判决生效后十五个工作日内对原告龙方木政府信息公开申请重新作出回复。

案件受理费50元,减半收取25元,被告重庆市永川区胜利路街道办事处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柯润菲

 

 

 

一八

 

书 记 员  郭明英

 

1

 

扫一扫即可在手机上浏览
分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