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加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当前位置: 审判研究> 案例分析>从本案谈债务加入的司法认定

从本案谈债务加入的司法认定
发布时间:2018/10/24 16:18:08   作者:邹胜翔、陈荣苹     浏览:25326

【裁判要旨】

合同约定第三人代替债务人向债权人履行债务,并承担逾期给付违约责任,若债权人没有明确意思表示同意该债务转移给第三人或者免除债务人继续履行债务的,不宜轻易认定发生债务转移,一般应认定为债务加入。

【案情】

原告某商贸公司对被告某建筑公司依法享有3947146.05元的债权。2014年7月23日,第三人某实业公司作为甲方、被告某建筑公司作为乙方、原告某商贸公司作为丙方,三方协商一致并签订《付款协议》,协议约定:一、甲乙丙三方一致认可由甲方代乙方向丙方支付欠款人民币3947146.05元。二、该笔款项由甲方分期直接向丙方支付……四、本协议约定的支付方式三方均需严格遵守。如甲方不能依约支付,应从逾期之日起,向丙方承担拖欠款项当期每月3%的违约金(不足一月按一月计算)。且丙方有权要求甲方立即一次性支付当期款项。”其中协议第四条“丙方有权要求甲方立即一次性支付当期款项”一句有删改痕迹,删改之前为“丙方有权要求甲乙双方其中一方或共同立即一次性支付当期款项”,删改处盖有丙方公司印章。《付款协议》签订当天,第三人某实业公司向原告某商贸公司支付欠款30万元。嗣后,第三人某实业公司未再按约定向原告某商贸公司支付余下欠款,原告某商贸公司催收无果,遂诉至法院,要求被告某建筑公司支付余下欠款并承担违约责任。被告辩称其对原告的货款债务已转移给第三人,《付款协议》第四条规定中已删除了被告的付款义务,构成法律免责要件,故被告不应承担责任。

【裁判】

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付款协议》的性质问题。法院认为,《付款协议》实质是债务加入协议,理由如下:第一,从《付款协议》第一条来看,协议中明确约定由第三人某实业公司代被告某建筑公司向原告某商贸公司支付欠款人民币,此说明第三人某实业公司支付欠款的行为属于第三人代为支付行为。换言之,该债务的责任主体仍然是被告某建筑公司,其债务人地位并没有改变;第二,《付款协议》第四条约定,如果第三人某实业公司不能依约支付,应从逾期之日起,向原告某商贸公司承担拖欠款项当期每月3%的违约金(不足一月按一月计算),且原告某商贸公司有权要求第三人某实业公司立即一次性支付当期款项。该条约定的内容可理解为第三人某实业公司不仅同意代为向原告某商贸公司履行应由被告某建筑公司承担的前述债务,还愿意承担逾期支付的违约责任,此表明第三人某实业公司愿意对该债务承担清偿责任,成为该债务的责任主体;第三,根据《合同法》第八十四条的规定“债务人将合同的义务全部或部分转移给第三人的,应当经债权人同意”,债务转移须以债权人有明确的意思表示同意将该债务转移为前提。但《付款协议》并没有转移债务的明确约定。即使从该约定第四条内容分析,也仅表明原告有权要求第三人立即一次性支付当期款项,却未有原告放弃被告承担清偿债务的意思表示,其内容的部分删除,也不能说明被告因此而当然地免除清偿责任。综上,本案中,被告某建筑公司、第三人某实业公司均系原告某商贸公司的债务主体,原告某商贸公司作为债权人有权要求被告某建筑公司、第三人某实业公司一方或双方承担清偿债务,现原告某商贸公司起诉仅要求被告某建筑公司承担支付尚欠货款及违约责任,是对自己权利的处分,未违反法律规定,法院予以支持。

判决作出后,双方均未上诉,并在判决生效后主动履行了判决内容。

【评析】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存在三种不同的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某实业公司属于第三人履行,应由某建筑公司承担未履行的责任。理由:《付款协议》约定由某实业公司“代”某建筑公司向某商贸公司支付欠款,“代”字表明某实业公司支付欠款的行为基于某建筑公司的委托,合同的主体并未因此而改变,某建筑公司仍是原合同的责任主体,某实业公司构成《合同法》第六十五条规定的第三人代为履行,合同的履行义务仍由某建筑公司承担。第二种观点认为,某实业公司系债务转移的继受人,某建筑公司不应再承担清偿责任。理由:《付款协议》第一条虽约定由某实业公司代某建筑公司向某商贸公司支付欠款,但在第四条中又约定由某实业公司承担未按约履行的违约责任,表明某实业公司已自愿成为合同义务的责任主体。同时,《付款协议》第四条中将“某商贸公司有权要求某实业公司或某建筑公司立即一次性支付当期款项”修改成“某商贸公司有权要求某实业公司立即一次性支付当期款项”,表明某商贸公司已同意免除某建筑公司对债的履行义务,构成《合同法》第八十四条规定债务转移的特征,故本案某建筑公司不应再承担债务清偿责任。第三种观点认为,某实业公司构成债务加入,某建筑公司仍应承担债务责任。理由:《付款协议》约定由某实业公司代替某建筑公司向某商贸公司履行义务,并承担未按约履行时的违约责任,表明某实业公司已自愿成为合同的责任主体。但是,《付款协议》中对某建筑公司是否还需承担原合同责任没有明确的约定,协议第四条内容的部分修改并不能当然地推出某商贸公司已免除了某建筑公司的履行义务。因此,在当事人对是否免除债务人责任约定不明时,从保护债权人利益的角度,不宜轻易认定为发生债务转移,而应认定为债务加入。

《合同法》第六十五条规定:“当事人约定由第三人向债权人履行债务的,第三人不履行债务或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债务人应当向债权人承担违约责任。”第三人代为履行有如下特征:(1)第三人可以代替债务人履行债务;(2)第三人代替债务人履行债务基于当事人约定;(3)合同的当事人仍是债权人、债务人,第三人只是合同的履行主体,而不是合同当事人;(4)第三人不承担违约责任。本案中,《付款协议》约定某实业公司不仅代替某建筑公司向某商贸公司支付欠款,而且还自愿承担未按支付时的违约责任,此系某实业公司自愿承担债务履行并成为合同责任主体的意思表示,此与第三人代为履行特征不符。若仅从某实业公司“代”某建筑公司向某商贸公司支付欠款的字面理解认定为某实业公司系第三人履行,则割裂了某实业公司同时还自愿承担未履行的违约责任的约定,有违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

《合同法》第八十四条规定:“债务人将合同的义务全部或部分转移给第三人的,应当经债权人同意。” 债务转移具有如下特征:(1)债务是可转移的;(2)债务转移必须经债权人同意;(3)合同主体已变更,第三人代替债务人成为合同当事人,债务人退出债的关系。本案中,某建筑公司是否还需承担清偿责任的关键在于签订《付款协议》后,其是否已退出债的关系,核心在于某商贸公司是否同意债务转移或免除某建筑公司债的履行。从《付款协议》内容看,某商贸公司对某建筑公司没有“免除责任”及类似的意思表示,虽然签订《付款协议》时,某商贸公司同意删除第四条中“某商贸公司有权要求某建筑公司立即一次性支付当期款项”的内容,但该行为并不能当然地解释为某商贸公司同意免除某建筑公司债务的意思表示,其理由:一是无法律规定;二是有违合同法保护当事人合法债权的立法宗旨,损害了债权人利益。

所谓债务加入,是指债务人不脱离债的关系,由第三人加入债的关系中,与债务人共同承担债务。关于债务加入法律制度层面虽没有明确规定,但司法实践中已普遍认可。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讨论纪要(一)》(苏高发审委[2005]16号纪要)中,首次明确使用了债务加入的概念,第17条规定:“债务加入是指第三人与债权人、债务人达成三方协议或第三人与债权人达成双方协议或第三人向债权人单方承诺由第三人履行债务人的债务,但同时不免除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债务承担方式。”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2年第5期“广东达宝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与广东中岱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广东中岱电讯产业有限公司、广州市中珊实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合作纠纷案”中,也使用了债务加入的概念。根据理论通说,债务加入具有如下特点:(1)以原已存在的有效债务为前提,且债的内容不因第三人的加入而改变;(2)第三人成为合同的当事人,可以债务人对抗债权人的事由对抗债权人;(3)债务人仍为合同的当事人,不因第三人的加入而免除责任。债务加入与债务转移最重要的区别在于债务人是否因第三人代替履行债务而免除债的履行。而债务人是否因第三人代为履行而免除债的履行,关键是看债权人是否有同意免除债务人履行义务的意思表示。本案中,某实业公司、某建筑公司、某商贸公司三方签订《付款协议》,约定由某实业公司“代”某建筑公司向某商贸公司支付欠款,并自愿承担未履行的违约责任,如果仅从部分约定内容看,确实存在第三人履行、债务转移、债务加入的要件特征,但综合《付款协议》全部内容,该协议仅有某实业公司代为履行并自愿承担违约责任的意思表示,但没有某商贸公司同意“免除债务人责任”类似的文字表述,且在协议履行过程中,某商贸公司也没有事实行为表示其同意免除某建筑公司对债的履行责任。免除债务人的履行义务系民事权利的放弃,须当事人采取明示的意思表示才能发生法律效力,若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债权人同意债务转移给第三人或者免除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则不宜轻易认定构成债务转移,而应认定为债务加入。另外,依债务加入理论,债务加入并不构成必要共同诉讼,某商贸公司有权要求某建筑公司、某实业公司一方或双方承担债务清偿责任。本案中某商贸公司仅要求某建筑公司承担责任,系诉讼权利的处分,法院应予支持。  

扫一扫即可在手机上浏览
分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