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加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关注江津法院微信订阅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扫一扫描关注江津法院微信服务号


当前位置: 审判研究> 理论调研>从庭审中心主义视角谈如何提高刑事案件庭审质量

从庭审中心主义视角谈如何提高刑事案件庭审质量
发布时间:2018/10/24 16:30:08   作者:李春丽     浏览:25273

一、何谓庭审中心主义

庭审中心主义是现代刑事诉讼的基本理念,也是许多国家审判制度的重要基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场具有启蒙意义的审判方式改革,试图将司法拉出泛行政化的习惯思维,当时的改革者们提出“证在法庭、辩在法庭、判在法庭”,努力让法庭成为诉讼程序的中心,“庭审中心主义”便是当时的一个理论创新。我国在1996年、2012年两次修改刑事诉讼法,也都是在朝着庭审中心主义的目标在迈进。

2013年召开的第六次全国法院刑事审判工作会议再次提出,审判案件应当以庭审为中心,这一提法被法学界解读为我国庭审中心主义确立的标志。“六刑会”前后最高人民法院制定的《关于建立健全刑事冤假错案防范机制的意见》、《关于加强新时期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工作的意见》中,又对庭审中心主义做了明确界定:即牢固树立庭审中心理念、突出庭审的中心地位、全面落实直接言词原则、辩论原则、居中裁判原则、公开审判原则,充分发挥庭审的功能作用,真正做到事实调查在法庭、证据展示在法庭、控诉辩护在法庭、裁判说理在法庭,通过庭审查明案件事实,确保司法公正,维护司法权威。立基于此,《人民法院第四个五年改革纲要(2014-2018)》提出要建立和完善以庭审为中心的审判机制,有效发挥对侦查、起诉的制约和引导作用,确保司法公正。

二、庭审中心主义的审判实践价值

坚持庭审中心主义在案件审判中有以下几方面的保障和指引功能:

一是有利于更好地实现司法公正。司法公正既包括实体公正,又包括不可或缺程序公正,二者是司法活动追求的价值目标和努力的方向。案件的裁判结果公正固然重要,但是,给当事人一个公正的裁判过程即“看得见的正义过程”有时显得更为重要。但是,受固有的司法理念、司法体制影响,我国刑事审判长期来存在“重实体、轻程序”现象,严重影响了司法公正和司法权威。庭审中心主义的首要价值理念是程序公正,它要求案件事实证据调查、定罪量刑的辩论、裁判结果的形成必须体现在法庭。在程序性诉讼与日俱增的今天,庭审中心主义要求全面落实直接言词原则和非法证据排除原则,对于解决程序公正问题和保障实体公正的实现具重要意义。

二是有利于完善刑事诉讼构造。刑事诉讼构造是指刑事诉讼中控、辩、审三方的法律地位及其相互间法律关系。全国“六刑会”提出:“全国各级人民法院要切实转变和更新刑事司法理念,突出庭审的中心地位,有效发挥审判对侦查、起诉的制约和引导作用,确保刑事司法公正”,可见,庭审中心主义不仅明确提出了“突出庭审的中心地位”,也阐明了审判之于侦查、起诉的关系是“制约和引导作用”,它突出了审判对事实、法律和程序性争议的终局裁判者地位,对人民法院克服侦、诉、审过程中流水作业、分段负责的权利配置关系带来的困扰、对庭审暴露出的控方瑕疵施以程序性制裁、加强对侦查、起诉行为的制约和引导、完善刑事诉讼等腰三角形诉讼结构提供了突破口。

三是有利于更好地保障人权。防范冤假错案是刑事司法的底线,在以庭审中心的审判活动中,控辩双方得以充分攻防,被告人、辩护人的诉讼权利得以有效保障,反应到庭审活动上就是有利于发现事实真相,在促进程序公正的基础上使案件的实体公正得以实现。实行庭审中心主义,通过庭审对抗和审判审查,全面贯彻直接言词原则、排除非法证据、落实疑罪从无,保障庭审的公开、公平、公正,切实防范冤假错案的发生,有利于更好地保护人权。

三、如何提高刑事案件庭审质量

案件质量是审判工作的生命,庭审质量则是案件质量的关键所在,刑事审判中唯有以庭审为中心,方可切断对侦查的天然承袭,解除公检的侦、诉活动对法院审判的潜意识绑架,使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成为可能。笔者认为,要实现以庭审为中心,提高刑事案件审判质量,应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一是树立程序公正意识。正如罗尔斯在《正义论》中所讲,社会正义首先是制度正义,法律正义首先存在于程序正义。庭审质量的底线是合法,合乎程序法、实体法的规定。随着人权保障和程序公正等司法观念逐步深入人心,程序性问题在诉讼尤其是审判中的重要程度与日俱增。而要做到刑事案件的程序公正,使人们真正感受到“看得到的正义”,法庭审判就要严格遵守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切实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辩护人的诉讼权利,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其他非法手段取证,既要保证形式上的程序公正,又要保证程序上的实质公正。只有在庭审过程中妥善解决案件的实体性和程序性争议,才能彻底消除刑事审判中侦查中心主义的影响和庭审走过场的弊端,达到人们认为审判“公正、公信、效率”的效果。

二是切实做到“居中裁判”。居中裁判,顾名思义,是指法官在庭审活动中处于不偏不倚的地位,一视同仁、等距离地对待控辩双方,给控辩双方平等地参与诉讼、行使权利的机会,平等地对待控辩双方的主张和意见,居中做出裁判。法谚有云“法官中立常常与程序公正乃至诉讼公正划等号”,因此,刑事法官庭审中要真正落实无罪推定原则和不得强迫自证其罪的“特权”,强化被告人诉讼主体地位,充分保障被告人、辩护人刑事辩护权。不能将被告人的辩解视为认罪态度不好,法庭上淡化形式上不平等的讯问色彩。

三是严格证据裁判意识。庭审的重心在于事实、证据的认定,而在刑事审判实践中,庭前形成的侦查卷宗书面言词证据的大量使用,是制约庭审实质功能最大的“瓶颈”。因此,刑事审判中对侦察机关收集的证据,不能盲信和照单全收,要严格进行实质审查,并充分接受控辩双方的质证,对非法证据坚决排除。同时,完善证人、鉴定人、律师出庭制度,对于一些疑难复杂案件,要求当事人委托律师或通过法律援助机构提供律师辩护,以保障被告人更好地行使辩护权,切实贯彻直接言词原则。

四是提高庭审驾驭能力。首先,法官需要有深厚的法律理论素养,这是法官驾驭庭审的保障。提高庭审质量,法官素质是关键,因此,在新类型案、疑难案不断增多的当下,法官唯有不断加强学习,特别是加强诉讼法知识的学习,提高自己综合运用法律的能力、庭审语言表达能力和对争议焦点的归纳整理能力,真正做到“术业有专攻”;其次,法官需要有较高的法庭认证能力。法庭认证能力是对法官最基本的要求,也是最高要求,是显示法官水平高低和庭审驾驭能力强弱的直接体现。确定案件事实必须建立在正确认证的基础之上,因此,法官庭审中要仔细倾听控辩双方的质证意见,围绕证据的“三性”展开分析论证,确保举证、质证、认证在庭审中得以充分展开;再次,善于归纳和引导。归纳是指归纳双方的争议焦点和无争议事实。争议焦点的有效归纳能增强控辩双方的对抗,凸显法官居中裁决的中立者地位,无争议事实的有效归纳则可大大提高庭审效率,避免诉讼资源的浪费。引导则是指法官要掌握整个庭审节奏,使庭审在法官的中立“主持”下有序开展;最后,注重庭审中的释法明理。庭审中恰当适用法官的释明权,更有利于保证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和实体权利,有利于案件争议的顺利解决。但应注意的是,释明权的行使,必须以中立为原则和前提,这样才能取得最佳的庭审效果和法律效果。

 

扫一扫即可在手机上浏览
分享:
友情链接